Profile Photo
阿里。
Fuck you civilization and try to live a life my ass

Pixiv:1801028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百日出勝# #出勝#

無個性/現代世界/樂團設定

第一次寫他倆,所以,OOC警告。

雖然總歸靈感是那張封面,但仍然有來自現實的靈感加上我的個人妄想改造。(知者知之即可,不知道也不影響)

請小心輕拍!



正文向下。


0. I got a long way to go



「要我說得再清楚一點嗎?」


「在場的各位,全部都是垃圾,通通都給我滾!」





「去外面冷靜一下。」


在其他人的堅持下,爆豪勝己被切島跟上鳴一左一右架著,然後推到門外。

碰一聲,逃生門就在他眼前關上了。


「去他媽的!」忍不住踹了旁邊那個深綠色的垃圾桶一腳。

碰一聲,那垃圾桶蓋子動了一下,然後就恢復平靜了。只留下一陣散逸的臭味。


爆豪勝己坐在階梯上,咬著牙齒,捏著自己的手掌。  

要他怎麼冷靜下來!!

這一天通通在浪費時間,雖然,這全部是因為轟焦凍那混帳他媽的退了......

『是你把人趕走的。』內心有個小小的聲音提醒他。

那是因為他跟我的音樂理念不和,即使那陰陽臉的傢伙歌喉是目前最接近他理想詮釋。

但是——就是他媽的但是,要那王八蛋稍微唱大聲一點,那傢伙竟然面無表情地說太大聲太吵不喜歡。


幹!

曲子他譜的!詞他填的!他媽的那陰陽臉竟然有膽敢反抗他!


他爆豪勝己最喜愛的就是有爆發力、大聲的『噪音』!


最好能吵到六呎下的死人都忍不住翻滾起來一起搖的那種!


那個陰陽臉的王八蛋若是堅持,還是滾回去唱他軟趴趴的抒情小曲吧!

本來想說在網站上登個廣告徵個樂團主唱,替代那王八蛋走後空下來的位置。

結果來的人多,歌喉在他聽來全都是廁所歌王級的......

自己聽聽可以,出來汙染別人的耳朵就免了吧!


全部都是廢物!垃圾!


雖然切島剛剛朝他投過來的眼神是......超級不贊同他用言詞汙辱這些來應徵的傢伙們。

『他們有些人住得很遠,有些還專程開兩天車子來的。』

所以呢?


因為這樣就要爆豪勝己給他們摸摸頭,稱讚他們好棒棒?

需不需要一張好寶寶貼紙表揚表揚?

這些人都還是嬰兒嗎?


上個廁所後還得噘起屁股讓他們的老媽擦嗎?


把派大星塞進他們的屁眼,哭哭就回去吸他們老媽的奶吧!

去他媽的!

『心軟』從來沒有出現在爆豪勝己的字典裏面過。


他覺得他還是做了對的事,讓這些垃圾認清事實對世界比較好。

他才不需要為了逃生門另外一端碎了一地的玻璃心負責。

爆豪勝己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亂髮。



跟理想幾乎就差一步的感覺讓他非常焦躁,他可以感覺到血管裡面流動的旋律跟腦海中無時無刻湧出的詞句......

沒有人能聽到嗎?


他的渴望一個可以對應他音樂能力——

回應他,像是人偶一樣把他的理念表現出來的傢伙。


籌備了那麼久,難道就要因為缺了一角,全盤放棄了嗎?


想到那幾乎快要見底的銀行帳戶,加上最近又要付錄音室的租金,他應該頂多只能再撐一個月就得再去找打工了......

可是,他現在創作的狀況超好的,他不想被雜務停下腳步。


他雙手拳頭握緊著,瞪著遠方的夕陽。

又一天過去了。


去他媽的!


去他媽的全世界都在跟他作對。



碰一聲,逃生門被撞開的聲音讓爆豪回過神,一轉身就發現白痴臉一臉興奮地衝過來抓著他的手:

「爆豪!快來!」

發現白痴臉似乎要把他拉回錄音室,他皺起眉頭:「不是都走了嗎?」

「有個遲到的......」上鳴一邊急切地拉著他,一邊回答道。

「遲到就把他趕回去!」爆豪怒吼。

他不想為不守時的傢伙浪費時間!


「他是因為路上塞車——」

這是甚麼爛理由?!

爆豪馬上露出不爽的表情,幾乎要甩開白痴臉的手。

但是,似乎察覺到他的不削,上鳴馬上緊抓著,一臉超興奮:「哎!總之,不管啦!他媽的你一定要聽聽,真他媽的太猛了!」

什麼?

有什麼不能錯過嗎?

一臉莫名其妙的爆豪勝己被上鳴拖了回去。


門一打開他就發現坐在原處的那一班傢伙——

他費盡心思抓來一起組樂團,即使都比他笨但至少是聽話、是肯改進的白痴蠢蛋們——

他們的眼睛都瞪得像銅鈴似的注視著場中那個背影。



那個穿著灰色的連帽運動衫,穿著破爛牛仔褲的背影——

手中拿著他印出來的歌詞——

正在嘶吼——


一班白痴們的下巴都像是脫軌似地勉強掛著,彷彿看到天降怪物一樣。


他當然馬上就知道為什麼,因為光是聽到正在迴繞室內的歌聲——


每句他寫的歌詞尾端——

共振的音波一次次鼓動著他的耳膜——

像是有磁性在作用似的,爆豪勝己全身就起雞皮疙瘩——


這傢伙絕對可以把一整山頭墓地的死人們都攪起來狂歡亂舞!



旋律還在進行著,已經從副歌轉回獨唱的部分。

這個人的歌聲音域非常廣,還他媽能硬生生立刻收回來,像是沒事一樣,彷彿剛剛的嘶吼只是驚夢一場。

放肆飆放的情緒像是瞬間變成暗流似,仍然暗潮洶湧——

不注意的一瞬間就可以把人捲入滅頂。

爆豪勝己立刻意識到一件事——

現在跟著預錄旋律唱著他的詞的傢伙比焦凍轟那陰陽臉王八蛋還要更適合這個樂團。


這混帳王八,之前是躲在哪裡——

不管從哪裡冒出來的,現在落到他的手上了——


爆豪勝己立刻決定,一個箭步上前抓住了這傢伙的肩膀:

「就是你了!」


一雙墨綠色的圓眼轉到他臉上,然後,瞬間瞪大——


那魔性的嗓音戛然而止。


那傢伙手中的紙無聲地掉落,原本戴著兜帽因為轉頭的動作而滑落,讓爆豪眼熟到不行的那一頭亂翹的深綠色頭毛露了出來。


那偶爾還會出現在夢裡的五官跟臉頰上的雀斑,即使他媽的變大幾號,變成熟了一點——爆豪知道他化成灰都會認得。


瞬間他像是被迎面潑了一頭冷水。


他的喉嚨卡住了,然後,說出記憶裡那個他曾以為再也不會說出口的那兩個音節:

「廢……久……」


那傢伙原本認真的表情也確定認出他的瞬間變得畏懼,幾乎哆嗦地說出了那兩個音節:「小……小勝?」


他倆瞪大著雙眼看著對方。

直到預錄的旋律停了,他倆仍僵在原地。


——尷尬。


那人像是被剪斷的木偶一樣,原地就這樣直挺挺地趴了下去。

在爆豪勝己耳邊響起的是他曾經熟悉到不行的,每次都會觸動到他神經讓他發怒的細細碎念。

「喔……天啊……原來廣告裡的『爆心地』就是……喔天啊天啊,早知道就……」


額頭上出現了青筋,爆豪勝己惡狠狠地想你這混帳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他才想怒吼想踹人想尖叫,什麼人都好,為什麼偏偏是——


完全不會讀空氣的白痴臉摸了摸臉頰,視線在他倆之間轉了轉,眨眨眼然後很無辜地問道:

「咦?原來你們倆認識啊?」


『你這渾小子再這樣我行我素下去,小心總有一天有現世報。』

他娘曾帶著嘲諷的聲音說著,然後他當時瀟灑地送了把他帶來這世界的女人超大不敬——一中指。


現世報﹑

現世報、

現世報、

愣在原地的爆豪勝己此時腦海裡只有一個字響著——


幹!


為什麼偏偏是——

綠谷出久?!



TBC?


為什麼是問號呢?因為我也不知道後續。

對不起,謝謝閱讀。



下一回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