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阿里。
Fuck you civilization and try to live a life my ass

Pixiv:1801028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CP: 出勝  百日出勝

無個性/現代世界/樂團設定/OOC警告。

這篇是出久視角!


(0)   (1)


正文向下。




2. I've been searching for an answer


趴在方向盤上,綠谷出久呆滯地看著車窗外彷彿時間強制停滯的一片夜色,腦子裡回想的是剛剛堪稱驚嚇的遭遇,後腦勺跟左大腿還隱隱作痛——被小勝又踢又打。


那雙紅眼跟淡金色的頭髮,外加上常常露出一口白牙出聲威脅,小勝簡直是活脫脫的惡魔化身


後來究竟Run了幾次,綠谷出久完全不記得了,因為小勝簡直還是跟以前一模一樣,對所有人都非常嚴格,搆不上標準,重來,重來,重來。


他還甚至因為太專心聽小勝的部分而發愣了幾次——小勝竟然會說唱 (Rap),簡直太適合他了。

而且那些詞的音節從他嘴裡吐出來,帶有著獨特的節奏,跟編曲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比他剛剛硬著頭皮,隨著旋律唱出來的詮釋方式好上千百萬倍。


綠谷出久意識到,小勝想要完成的音樂是一種從未有人嘗試過的路徑——好大膽!

這樣勇敢的小勝比小時候的記憶裡的他還要帥氣百倍啊!

綠谷發現自己能這樣近距離目擊這一切,心臟開始加速跳動,不免看呆了。


結果是他愣住,錯過了拍子而被對面那位毫不留情地狠踹了一腳。

在他不停地鞠躬跟道歉中,又重新開始了。

這次他膽戰心驚,專注地等到他唱的部分時……

他如履薄冰,深怕弄錯什麼地唱著。

結果小勝似乎反而越聽越不滿意,在進入副歌的時候,毫不留情地就從後頭給他狠狠了下去:

『廢久你他媽的沒吃飯嗎?!給我叫!!』


他立刻抬起頭,像是快要溺水的人一樣為了保命抓住了麥克風架,撐起自己的身體,然後,突然有股力氣從丹田出來擠壓空氣從自己的肺部穿過他的喉嚨: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這聲吼叫直到他沒氣為止,整個人用手臂掛在麥克風架上,恍然未覺周遭有好幾雙眼睛驚愕地瞪著自己。


但是他可以感覺到從那雙鮮紅色的眼瞳投過來的視線,裡面還是充滿著某種驕傲,好像在說,去你的!這才像話!


然後,接下來每次run,他的發音跟音量都被小勝逼到極限。


再大聲一點!再大聲一點!

幹!不准軟下去!軟下去我就宰了你!


他們一直Run,Run到綠谷真的累癱了,倒在地上,連根手指都動不了了。

小勝踢了他一腳,發現他仍然一動也不動,才悻悻然地吩咐其他人說收攤。


要知道綠谷他連早、午餐都沒吃,因為他想大概也會因為太緊張而吐出來,所以乾脆不吃。

結果沒想到等到他的嘴能沾到食物,是已經過了半夜。


他們這一群人去了家24小時營業早餐店,一群人活像飢餓的蝗蟲似的把送上餐桌的食物:一盤盤煎餅、炒蛋、培根、薯餅,狼吞虎嚥似地解決掉。

在餐桌上,綠谷出久才經由小勝正式認識樂團的其他成員,鼓手切島銳兒郎、電吉他手上鳴電氣(白癡臉)、貝斯手瀨呂範太(醬油臉)——是普通搖滾樂團的基礎配置。


唯一的不同是,樂團的核心領導是說唱擔當的爆豪勝己。


大家都吃了一半,小勝突然站起來說要去廁所。

剩下他們四個人面面相覷,綠谷馬上發現那三張臉上都露出有疑問卻不敢說出口的表情,很顯然他們很忌憚小勝。


所以,等到小勝的背影一離開了視線,他們就像是沒了天敵的蒙鼠,個個從洞裡探出頭來。

上鳴馬上耐不住了,不管嘴裡還有食物就開口問道:

「喂,所以,綠谷你認識爆豪嗎?」


「我們曾經是……」遲疑了一下,他在桌子底下緊捏著手中的紙巾,小心翼翼地措辭:「小時候的玩伴。」

「哇喔!這也他媽的太酷了!」上鳴舉起了雙臂,做出了哇呼的動作。

「這也太巧了。」瀨呂也瞪大了雙眼:「世界真小!」

「完全無法想像爆豪有小時候的模樣。」馬上放下手中的汽水杯,切島突然眼睛一亮:「嘿!綠谷你有他小時候的照片嗎?」

「……很抱歉,我沒有。」他搖頭,這是他很遺憾的事。

「啊,真可惜。」切島突然垂下了肩膀:「我們甚至以為他一出生就這副屌爆的德性了。」


「小時候的……爆豪……啊……」

他眼前這三個人擠眉弄眼,像是正在努力思索,似乎正在努力動用著他們的想像力。

綠谷只能乾笑,他有正確答案,但他沒辦法把記憶投影出來:

「……也許,你們可以跟本人要照片,如果你們真的那麼想知道的話。」


三個人聞言立刻露出『你想被殺掉嗎?』的驚恐表情。

「隨便亂探問會死的噢。」

「不愧是童年玩伴真的有膽量啊……」

「我們可沒有『童年玩伴』卡可以護身。」


那啥?

聽不太懂,綠谷只好輕咳一聲,試圖轉移話題:「你們可以……可以跟我說現在的小勝是什麼樣子嗎?」


發現眼前這三雙視線全部投在自己身上,他不禁臉一紅,補充說道:

「我們十年沒見了,中間完全沒有聯絡。」


「爆豪啊……」

三個人對看了一下,然後,就像開了魔術話匣一樣,他們一來一往,一直湧上來。


「只有一個字,!」

「我是在一場說唱即興戰鬥第一次看到他,他幹爆過所有參賽者,直指決賽呢!」

「會玩電子混音,對了我們現在的錄音都是他後製的,我記得他還偶爾會幫忙DJ噢!」

「有需要的時候,爆豪甚至還會下海彈鍵盤,簡直十項全能。」

「不過他說唱的詞真的屌,風格很特殊吧很……那個啥的……」

「那是因為爆豪認識的單字,數量絕對比別人多兩……不對,搞不好有五倍以上吧!」

「聽說爆豪大學畢業時的GPA是4.0以上的樣子,不知道怎麼達到的。」

「4.0以上?!那不是全科目都拿到A+之類的,那啥……榮譽榜?」

「笨蛋,榮譽榜GPA3.0以上就能進了!達到4.0以上更難吧!」

「我有些必修科目一直過不了啊!我最後是被退學的,當然不知道那啥怎麼算的!」

「能被社區大學退學也是奇耙了你。」

「比起來,爆豪畢業的那間是州立大學吧?我之前看那調查,說全國綜合排名好像有前十以內?」

「我操!高材生啊!」

「我想他要往上唸,或是找份安穩工作也沒問題吧?不知道為什麼跟我們這群混就是了……」


沈默了一陣,他們三個人異口同聲地說:

「反正,結論是爆豪簡直是變態。」


「你們這三個混帳他媽的在我背後嚼什麼舌根?」

聞聲,三個人瞬間刷白了臉,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小勝真的很厲害啊!

他的直覺沒有錯。

綠谷出久閉上了眼。



小勝……

小勝……

小勝……

綠谷閉上眼睛,嘴巴無意識地重複著那從小不知道喊過幾次的綽號。


以前想著小勝,腦海裡出現的都是仍是記憶中小孩的面貌。

偶爾會露出的笑容很燦爛,金色的頭髮很狂野,像小小的太陽一樣。

現在突然被長大的小勝取代。

穿著貼身的黑色坦克背心,毫不掩飾自己漂亮的手臂線條,跟精實的胸肌,修長的身材……


瞥了一眼車子的後照鏡,綠谷發現他整張臉突然漲紅了起來,忍不住摀住自己的發燙的臉頰,要降溫降溫,他搖下了車窗,冷冷的風立刻迎面而來。

從來沒想過會跟他的『初戀』再度相遇……

其實,也不能算是初戀,更精確一點,全部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單戀』。


想再見到小勝一面,這小小的願望曾經有一度變成支撐他活下去的理由。

畢竟小勝是他跟所有快樂童年的回憶,剩下唯一的聯繫了。


但隨著年齡增長,見識越廣,他越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他跟小勝之間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遠⋯⋯他們身處的世界是全然不一樣。

從小他們的起跑點就不一樣,小勝一直都是資優生,成績十分優異,總是拿班級裡的前三名。

而他是那個功課追得很辛苦的邊緣份子,又瘦又小…… 


小勝果然以優異的成績取得了大學學歷,還不是哪裡的野雞大學——

比對之下,他因為出席率的問題,連高中都只有拿到肄業證書而已。唸大學更不是他的選項,他不可能負擔得起那高額的學費,在他有時連下一餐都不一定付得起的狀況之下。


更別說,他毫無特別之處,成績平庸如他恐怕連入學的資格都無法取得。



就算只是遠遠看一眼,如果能知道對方過得好⋯⋯

不可能成真的,他曾經這樣殘酷地想,這個世界那麼廣大,小勝一定是在無邊無際的天空翱翔的那一個。

他只能在沙漠中間一個長途卡車司機們會休息、加油才聚集發展那麼小小…… 可以說是『鳥不生蛋』的『休息站』——小鎮裡的小餐館廚房裡工作。

況且,每次夢到小時候,隔天早上醒來,看著鏡中的自己,他總忍不住自慚形穢。


小勝當時會願意讓他這種『沒有爸爸的可憐蟲』跟著他,絕對是因為小勝天性善良。

雖然因為自己也笨拙,常常被小勝罵笨、打頭。

可是,當他被其他同學推倒受傷時,也是只有小勝會把正在哭泣的他揹起來,走到保健室裡給護士阿姨擦藥。


喜歡一個自己永遠都配不上的人?實在太不自量力……

愚蠢……


就在綠谷放棄跟小勝再見面的願望,很久很久之後,久到他都忘記自己曾經渴望過,這願望竟然莫名奇妙成真了。

命運實在太瘋狂了吧!


而且,小勝好像不記得——綠谷在被認出的那一瞬間,以為他會被小勝狠狠地揍一拳然後被當場丟出門外。

這是他活該的,因為他這個人對小勝來說是『——』


——心臟像是被利刃穿過一樣,綠谷忍不住捂住了嘴,全身都在顫抖。


為了壓制住自己的失態,他把自己縮成一團,咬著自己的拳頭,試圖把哀號聲鎖在他的喉頭裡面。

呼吸,呼吸,呼吸——

沒事的,沒事的,可以賭一把。

綠谷出久,你想想,如果你拼了命去試試滿足小勝對音樂嚴苛的標準,也許可以贏得待在小勝身邊的位置,被容許在旁邊安靜地看著——


就像他總是在聖誕節時,站在人行道上從櫥窗外看著架上一個個雪花玻璃球。

音樂夢……


『小久喜歡唱歌吧!雖然距離有點遠,但這機會難得,還是去試試看吧!』

當餐館裡對他特別好的服務生,麗日御茶子把一張從網路印出來的徵主唱廣告拿給他時,綠谷明明知道不自量力,但他還是心動了。

跟他工作的餐館老闆預支了一些薪水、還借了台破舊的二手車,就這樣從鳥不生蛋的沙漠,一路不眠不休開車到了這個位在海岸邊的超大都市。

因為不熟悉而錯過高速公路出口而迷路,還因為剛好是尖峰時段,卡在車陣中,差點以為趕不上試唱。


雖然他想,如果這次失敗了,也不過是回到那個鳥不生蛋的小鎮,然後認命接受命運的安排。

從沒想到會在這樣的狀況下再次見到小勝。


突然覺得有點冷,綠谷趕緊把車窗關緊,攏緊了自己的兜帽,抱住了自己的膝蓋。

最後,小勝在抄了他的手機號碼後,只有跟他說:

『廢久,等我聯絡。』


一切還是未定之數。


所以……

老天,請給他機會⋯⋯


他閉上眼睛,感覺自己的意識慢慢沉入夢鄉。

夢裡面會有那一頭淡金色的頭髮……就像是他生命裡的陽光一樣,既耀眼又溫暖,他像是伊卡洛斯一樣忍不住揮著自製的翅膀,想要再靠近所有熱力的來源。

他能預知後果——他那人工的蠟製翅膀會因為過熱而融化,從半空中墜落到地面上,粉身碎骨。

伊卡洛斯還有他父親哀悼他的逝去,而綠谷出久孓然一身,應該不會有人會為他流一滴淚,他也不希望有——他已經欠得夠多,別在他身上浪費眼淚。


但是,他想他甘願墜落……


如果是為了小勝的話。



TBC?


對不起,我有對原作的設定『無個性』稍微變成小久的環境上的劣勢,而且此故事裡引子媽媽已經不在了,所以出久很辛苦。

我真的非常喜歡他,甚至比起來,小勝還位居在我心目中的第二位,請不要因為這樣設定打我。(頂著鍋蓋逃走)


下一回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