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阿里。
Fuck you civilization and try to live a life my ass

Pixiv:1801028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CP: 出勝

百日出勝

無個性/現代世界/樂團設定/OOC警告。


(0)   (1)  (2)


正文向下。



3. Always just out of reach


記憶中,小勝的房間窗戶外面正對著占地廣闊的小庭園,沿著高大的圍牆周遭種滿了不同的果樹,桃子、柿子、無花果之類,每一年不同的季節,都會因此吃到不同的水果。


而因為地面有些許的坡度,所以,圍繞著庭院釘了一圈原木色的甲板跟遮陽用的棚架,中間有維護得很好的綠茵草地,還有一個由石塊砌成,淺淺的小池塘。


那個池塘原本裡面有養著幾條肥肥的鯉魚,他們倆個常常在甲板上那裏追逐玩耍。

直到他倆有一次因為玩過頭,可能是甲板上濕滑或是啥的,導致他倆雙雙跌了進去之後——

兩人都濕淋淋的,他們彼此看了一眼狼狽樣,小勝還指著自己哈哈大笑。

吹了一陣子風,才被伯母發現,她立刻一把擰住小勝的耳朵,另一手溫柔地牽著他,三人進屋內換上乾淨的衣服。

結果,小勝身強體健、頭好壯壯,但是,綠谷當晚回家後就沒那麼幸運了,他硬是出現了重感冒症狀,還差點變成肺炎——他硬生生躺在家裡一個禮拜都沒去上學。



綠谷出久康復後,再被小勝拉去他家玩的時候,才遲鈍地發現小勝的父母決定不在水池裡放水了,裡面養的魚也通通不見了。

伯母掩著嘴笑說是小勝要求的,原本養的鯉魚通通都送給伯父的同事。


他驚愕地看向小勝,小勝只是嘖一聲說嫌臭婆娘太囉嗦,然後,在他能說任何話之前,就把他拉走了。

冬天溫暖的陽光灑落在窗台上,靠窗的木製桌上,有一個小小的、長方形、艷紅色的塑膠外殼,然後漆黑色的孔洞密密麻麻地排滿一整面,後面有一根永遠拉長純銀色的天線,上頭還有好幾個銀色的旋鈕。

綠谷永遠記得,那是小勝房間裡的魔法盒子,他們兩個有時會圍著它,然後一起聆聽一首又一首的歌曲。

『——所以,你喜歡?』小勝斜眼問他。

『嗯,喜歡!』他掩不住嘴上的笑容,連忙點頭如搗蒜。

『我跟你說,剛剛那首是歐爾~麥特~的最新單曲喔!』

『哇!小勝什麼都知道,好厲害!』

瞪大了雙眼,綠谷總是忍不住崇拜著他身邊這位,燦爛的笑容好像有感染力一樣,非常溫暖。

『嘿嘿嘿嘿!那是當然的!』小勝叉著腰,一臉驕傲接受他的膜拜。


——但是,接下來電台播放的歌曲變回高昂的女聲伴著軟軟的旋律,綠谷的肩膀突然垮了下來。


『幹嘛?你臉皺成一團了!醜死了!』

一邊說著,小勝左右兩手開弓,捏扯他的臉。

疼!疼!疼!

綠谷覺得眼眶都泛酸了,但還是誠實地把話說出口,不然會被小勝察覺他隱瞞什麼,他會被打得更兇:

『想……想再聽一次,歐爾麥特。』

聞言,小勝放開了他,咧嘴一笑,一副這問題可以很簡單解決。

『這個簡單啊!你就留著……這電台下個小時一定會再播放一次。』

『可是……』

他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露出遲疑了的表情。

『就說很簡單!我就跟那臭婆娘說一聲就好,反正她不介意你留下來。』

『小勝……可是媽媽……』

『沒問題啦!臭婆娘會幫你打電話的,我這就去說了,你就待著吧!』

彷彿就這樣決定似的,小勝拍了他的肩膀,一個轉身就砰咚砰咚地跑走了……

看著那個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房門之後,留在原地的綠谷出久捲曲著身體蹲了下來,他摀住臉覺得臉頰上開始被濕痕佔領。

收音機裡的魔法還在持續著,但,他也在各種旋律裡的流逝中,慢慢長大成人了。

手指從幾乎比不過楓葉大到幾乎可以一抓就能碎掉落葉,也原本細軟的皮膚也在不曾停歇過的磨難中變得粗糙。


一直問自己,為什麼會一直想念小勝……?思念為什麼切不斷……

答案卻是在每一次夢回到童年那個不屬於自己的房間

也許自己真的有自虐狂傾向,綠谷出久拉開了嘴角覺得自己沒救了。


怎麼可能有那麼一絲機會不喜歡小勝?

他從沒有機會,也沒有選擇。

連愛情是什麼滋味都還懵懵懂懂的時候,好感就是一顆小小的種子在他的心底種下了,然後,在他不注意的時候,萌芽的種子不停用著美好回憶為養分抽長長大。

因為綠谷出久的時間已經停止轉動太久,最後,對小勝的思念就在他心底長成了一棵茁壯的大樹。

連砍掉都捨不得。

對綠谷出久來說,有一個永遠說不出口的實話,小勝對他來說永遠是特別的。

然而,綠谷出久對小勝來說應該只是遙遠又模糊的回憶。

他一個人被留在那個小房間裡,一直一直……


——被太陽光直射到眼皮刺痛,他恍然醒過來,卻覺得四肢異常地痠痛,大概是因為整個人縮在駕駛座上睡著的關係。


他昏昏沉沉地想,覺得好像全身都被寒意浸透了,連手都在不自覺地顫抖著。


睡在車子裡似乎是個壞主意,不過,他也沒別的選擇。

轉頭看了一眼車窗外,他頓時只覺得意識似乎有點模糊,白天了啊——現在幾點了?

此時,發現腹部那邊有奇怪的震動聲,他晃了晃腦袋,很異常沉重。

是啥?

他很努力地舉起手,試圖在傳來聲音的來源摸了摸,好像有個硬梆梆……啊!是他的手機,

他連忙掏進自己的兜衣前的口袋,把他的手機的蓋子掀開。

他立刻瞪大了雙眼……

顯示有十八通未接來電,還有好幾封來自未知號碼的簡訊,最後一封的通知顯示在螢幕上,口氣十足十的小勝:『廢久你他媽的馬上過來』

瞬間,綠谷整個人都清醒了,連忙抄起車鑰匙立刻發動車子,然後就滑了出去。

還好他沒有把車子停得錄音地點離得太遠。


十多分鐘後,他又回到那個傳單上的地址,在空曠的水泥地上停好車,卻覺得腦袋重得像是被人狠揍過一樣。


他一開車門想走出去,卻瞬間軟掉,上半身整個掛在車門上才沒有跌個狗吃屎。


他怎麼了?為什麼全身不聽使喚?

身體四肢都像是被綁了鉛塊似地,他一面小心翼翼地扶著扶手,全身的力量幾乎都放在上頭,走上階梯,一步一步都非常艱難。


眼前就是那個門,但他覺得自己快要昏過去了。

此時,門後傳來一些談論的聲音,好像是那個紅髮鼓手的聲音。

「……爆豪,我不能等了,得去打工了。」


好像還差一點點,但是,綠谷靠著牆,覺得自己不行了。

就一會兒好了。

忍不住閉上眼睛,眼皮好沉,張不開了。


「他媽的,那個廢久!」——小勝暴怒的聲音高了好幾階,慘了!

綠谷立刻像被踩到尾巴似得跳了起來,撞上門,門板應聲開了。


他一邊大叫,身體卻失去了重心,整個人跌了進去:「對不起!」

迎面而來的就是爆豪的罵聲:

「廢久!你這他媽的死傢伙跑哪去了!」

趴在地板上,綠谷感覺到有人扯起了他的領口,可是他沒有力氣掙扎只能眨眨眼,發現是小勝極為憤怒的眼神,但是一瞬間眼前就又模糊了起來。

他只能一連串地低喃:「對不……對不起……對不起……」


一會兒,似乎有人把冰冰涼涼的手放到他的額頭上。

「我的天啊!」好像是那個貝斯手的驚呼,叫甚麼……不行,他的腦袋像是糊成一片了:

「好燙,爆豪,這傢伙正在發燒啊!」

「哇啊!打911吧!」上鳴電器的大喊突然穿進了他的意識,他馬上抓住眼前的手,掙扎著發聲。

「我不能……不能去醫院……」可是他的力氣越來越小,整個人鬆了下去:「我沒有……保險……」

他付不起那個帳單……

然後,眼前一片黑暗。


……

等到人了,什麼還沒談就發生這種事。

爆豪抱住了似乎昏過去的綠谷,不讓他整個人掉在地板上,看著那張臉整個脹紅,心裡氣了起來。

他深吸一口氣,轉向上鳴問道:「白痴臉,聽你說過你現在的女友是護理師?」

提到女友,上鳴整個臉突然發亮:「啊,嘿嘿嘿,是啊!是個大美人啊,不過她不是正式的還在實習啦……」

廢話一堆,爆豪大吼:「我管她是不是,打電話問她怎麼辦,快!」

「啊,對齁!」

白痴臉馬上從口袋中抽出手機,然後就跑到角落去打給女友了。


笨蛋廢久,都那麼大了還不會照顧自己嗎?

爆豪的眉頭都皺在一起了。

不一會兒,上鳴走了回來,一邊說道:「她說,『先補充點營養的液體類食物,再餵他吃個藥,讓他好好睡一覺,隨時補充水分,但在恢復前,最好有人看顧著他,如果他燒超過一百零四度,沒辦法退燒,或是出現持續發抖、氣喘、意識不清楚或其他奇怪的症狀,例如痙攣,就必須直接送醫』……」

「對了,『今卵』是什麼?」上鳴歪著頭露出疑惑:「我全程照字轉述,不要用不信任的眼光看我!」

瀨呂馬上嘆了一口氣,指著腦袋邊感概:「你真的笨到沒救了,但為什麼偏偏你這種人竟然能先交到女朋友還能一直換真他媽的是奇蹟……」

「什麼意思啊你!我知道你在罵我!」


「……」爆豪皺起了眉頭,心裡突然有個想法,但是……

感覺到爆豪的視線朝他投來,切島意會過來,直接點破:「嘿!我不介意多個室友,你就把人帶回去照顧吧!」

「切島,房租有一半是你付的。」那不全是他的空間,讓爆豪還是有點顧慮。

「但你們是童年玩伴,不是嗎?」切島聳聳肩,完全不在意,但是,他等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爆了粗口:「啊!媽的,我真的得走了,不然我真的會被炒掉。」


「我記得我房間櫃子上應該還有沒用完的感冒藥跟止痛藥,直接拿去用吧!還有,需要我回來時順便帶啥,就直接傳訊給我。」吩咐完後,切島舉起手中的安全帽﹐揮了揮:「反正咱們也打定主意了,他已經是我們其中一員了,好好照顧他吧!」

門唰一聲關上後。

「哇喔!」上鳴才呆呆地說了出口:「切島Man呆了……」

瀨呂十分用力地拍上鳴的肩膀:「別想了,你這輩子不可能。」

「喂,你們兩個!」揉了一把懷中的綠頭毛,爆豪揚聲問道:「接下來有空嗎?」

「本來是想去看電影啦,不過,想看的那部才剛上映,不差這一兩天。」瀨呂露出牙齒笑。

「沒事,」搓了搓手,上鳴一臉可惜樣:

「女友今晚值班,不需要我。」


「很好。」聞言,爆豪命令:

「幫我把這傢伙扛回去。」

+

「當然!是兄弟就兩肋插刀!是義氣!」一路開回家的時候,在後座的上鳴似乎很開心地這樣宣布。

不過車上完全沒人理會他的自High。

但,總歸來說,爆豪還是慶幸有抓兩個勞力來幫忙。

要把一個半昏睡狀態的成年男子搬上他跟切島合租位於三樓的公寓,真的不太容易……畢竟這棟老公寓並沒有配置電梯,還好廢久還算是配合的病人,兩人分別扛一邊,然後一個人半推半拉也到達了目的地。

爆豪他們三人一進門不到十分鐘就把綠谷出久安置在客廳的沙發上。

三個人七手八腳地,拿藥的拿藥,還在藥箱裡找到了一根幾乎沒在用的電子溫度計。

拿毯子的拿毯子,還去拿毛巾弄濕……

客廳中傳來嗶聲,伴隨著上鳴大聲嚷嚷:「臥槽!一百零二度*!」

正在廚房裡準備食物的爆豪,不自覺把手中的鍋子攪拌的速度加快。

「爆豪,你這有冰塊或冰袋嗎?」瀨呂此時掀開廚房門簾,探進頭問。

「只有冰塊在冷凍庫裡,袋子在櫥櫃裡。」

醬油臉立刻開始弄起自製冰袋,然後,一下子就晃了出去。

爆豪把煮好的燕麥粥再混了溫水,再摻了點蜂蜜,就把整碗拿出去。

硬是把廢久叫醒,半灌半餵了下去,然後,再強迫吞了從切島房間拿到藥丸。

最後,額頭上敷著自製冰袋的病人就乖乖地躺平在他的三人沙發上沉沉睡著。

在場的三人鬆了口氣。

不一會兒,開始各自找事情做。

爆豪開始拿起筆記本,填起詞,而坐到一邊的瀨呂從書包裡抽出最新一期的搖滾雜誌,只有發出安靜地翻頁聲。

而上鳴開始拿著手機玩遊戲之類的,開始有些叮咚叮咚的電子旋律撥放了出來。

爆豪翻了一個白眼,然後,上前狠狠地敲了白痴臉一下:「安靜。」

「好啊好啦,噓~~~」上鳴抿著嘴,然後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耳機,乖乖地戴上。

每隔一兩個小時,爆豪就把廢久叫起來喝口水,然後又看他睡下去。

直到廢久突然睜開了眼,然後,低喃了一聲:「廁所……」

瀨呂立刻放下了雜誌,站起身一同跟爆豪一起把人扛到了廁所,讓病人自行解決。

爆豪覺得廢久走路仍然有點搖搖晃晃的,但是,他那張有著雀斑的臉頰似乎沒有那麼紅了。

等他倆再把病人扔回沙發上,白痴臉立刻又抽出體溫計:「量看看吧!」

三個人盯著病人,耐心地等地電子溫度計的指示音。

「溫度有降下來了。」瀨呂抽出來宣布:「99度。」

至少回到二位數了。

爆豪把冰袋拿了起來,把冰塊整個倒回水槽後,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也快了。

思量一下,用臭婆娘寄來的雞湯煮個麵好了。

他穿上了圍裙,然後打開冰箱開始把材料一樣樣拖出來。

「哇喔!」上鳴似乎也因為肚子餓,鑽進了廚房,開心地大喊:

「爆豪親自下廚耶~~!」

「沒你們的份,櫥櫃裡有杯麵自己去用熱水器的水。」爆豪翻了白眼,往後指向放食物的那一個櫥櫃。

「好過份!」

「滾到一邊去不要礙著我!」爆豪熟練地拿出刀子,把各種菇類,用紙巾擦乾淨後就開始切片。

切著紅蘿蔔,大概要切碎一點會比較好吞嚥——手下的刀子開始用剁的。


「喂!上鳴,我們傳訊求切島買個宵夜。」此時客廳裡傳來瀨呂的嗓音。

「咦?!可是,他下班完後都差不多凌晨一兩點了啊!」

上鳴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一副不想屈服在杯麵,在原地扭啊扭。

最後終於受不了,爆豪冷冷地提示道:「冷凍庫裡有冷凍比薩。」

「喔喔喔喔喔!」聞言,上鳴早就歡呼一聲,跑去冰箱前面把冷凍庫打開。

「那不是我買的,動了後果自負。」

白痴臉大概會被切島打死,因食物產生的仇恨他可不擔,他已經盡了室友的告知義務。

但是上鳴這個白癡從來沒有計較後果這回事吧!

沒一會兒就聽到微波爐啟動的聲音。

爆豪不想管了,他專注在把雞湯麵煮好,特意把麵條煮得比較軟爛。

他用矽膠手套把鍋子整個搬到客廳的桌上,然後搖了一下又睡著的病人:

「廢久,起來。」

「唔……」那雙大圓眼,眨了眨,但是好像還是昏沉沉的樣子。

他把廢久給拉了起來,逼他坐正後。

就用湯匙舀了湯,吹冷後,然後命令道:「張嘴。」

「啊~~」廢久非常聽話,嘴巴張得老大。

爆豪直接一口一口餵,直到廢久閉起了嘴,頭搖了一下。

見狀,他也不強逼,就把麵鍋放回桌上,然後,把藥丸從錫箔片裡壓出來,然後開口說道:「吃藥。」

聽到這句,廢久立刻又把嘴巴張開,讓爆豪把藥丸塞進去,然後,水杯遞上去。

咕嚕一聲,吞完藥後,廢久又軟綿綿的整個人往旁邊倒。

爆豪只能動手把他好好地歸位,然後把毯子又嚴實地蓋好。

此時,廢久是閉著眼,像是夢囈一樣低喃著:「小勝……謝謝。」

爆豪忍不住,手狠狠揉了那頭亂亂的綠頭毛,一邊罵著:「蠢貨。」

忽然,他感覺到有視線在他身上。

爆豪轉過頭,發現有兩個白癡像是發楞地看著他。

醬油臉的夾著泡麵的筷子停在半空中。

白痴臉甚至彷彿忘記自己正在吃披薩似的,有條起士條掛在嘴邊。

忍不住冒起青筋,爆豪厲聲問道:「你們在看什麼?

兩人立刻轉開頭,嘴裡還嘟囔著:「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

「嘖!」

坐回客廳的矮桌上,爆豪把一坨辣椒醬加入湯,立刻染成紅色的⋯⋯稀哩呼嚕地,很快地把剩下的湯麵通通都吃光了。

爆豪站起來,把鍋子扔進廚房水槽,正要動手洗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是簡訊的指示音。


他皺起眉頭,這麼晚了還會有啥……

拎起手機一瞧,爆豪喉嚨冒出一聲冷哼。


走到門邊的衣櫃,把外套穿上後,爆豪順手把鑰匙拎起來,然後說道:

「我出去一下,你們兩個顧著,有事就打電話。」

「沒問題。」醬油臉舉出OK的手勢。


爆豪隨意把腳塞進球鞋內,手插在外套口袋裡面,關上門。

一路搖搖晃晃地從三樓走下來。

他一到一樓的平面,面無表情看著對向車道,那邊有一排專門給訪客的停車格上,有部跟這街區風格完全格格不入的捷豹跑車——這公寓的平面停車場上幾乎一半以上都是很多中古車,不是豐田就是本田這種日系房車,鮮少有跑車類的會出現。

而,靠在車身旁,是明顯正在等著爆豪出現的前團員。

爆豪瞇起了眼,看來又換了一部開,真不愧是……

「呦——我不知道我這邊還有什麼……讓你這麼晚還跑來?」

爆豪忍不住帶點諷刺意味,用了對方最介意的稱呼叫:

「安德瓦的小少爺!」

果不其然,那人聽說被很多人評價是『英俊』(狗屎~)的臉龐,瞬間黑了大半。

在街燈微弱的橘黃光線下,爆豪幸災樂禍地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TBC?

*溫度的單位是華氏,自行換算 *wink*

系統提示:綠谷出久佔領了爆豪勝己的沙發~(噹噹噹)

眾人:喔喔喔喔喔喔~!!!! 小久加油!

系統提示:綠谷出久登出系統(叮)

眾人:WHAT?????!!!!!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