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金光坑中,主師兄弟無差,沈迷羽國鳥類生態,大雁缺乏症重。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辦完後事的隔天馬上就感冒。

大概是精神鬆掉(呆滯)



嗯,父親走了,過年前。

去年他的不舒服程度嚴重到他終於忍不住去看醫生檢查後。


一宣布是癌症,我們家就進入了一種住院-回家療養的循環。


第一次他住院了一個月多才回家,之後歷經了十三次的化療,癌細胞看起來沒有轉移也沒有繼續擴張。

但是,最後的檢查影像,讓醫生判定化療對癌細胞已經沒有顯著壓抑的效果。

往生前兩個禮拜狀況急轉直下,後來,在加護病房時,醫生已經告知我們他判定預後很糟。不只是感染,他的身體各項機能已經變得很糟,讓他很虛弱。


時間到了,不要讓他再繼續受苦。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

最後那一個晚上,我陪著他在病房裡,握著他的手,等著母親跟姊姊趕到。


2018年2月11日的凌晨五點多,他的心跳停了。


在護理師的指示下我去辦理各項手續,走過空無一人的醫院長廊,我感覺好像在夢遊一樣,想哭,哭不出來。

等到送到助念室的時候,瞪著眼前的往生被,突然意識到「他走了。」

念不到三聲的佛號,鼻子一酸,明明知道不能在往生者面前哭......

怕眼淚不聽話流下來,抽了張衛生紙後就衝出去。我在外邊的沙發上嚎啕大哭。不過,就這次,哭得比較用力。


助念完後,他的面容看起來竟是如釋重負的微笑。一瞬間放心了。



其他時間,情緒算是平靜。


大概是因為,這一年來,看著他努力,看著他受苦,真的不忍。


而,他終於不苦不痛。


就祝福他。


現在,大概頂多就是路上看到爸爸帶著小女兒,胸口會有點揪。


但是,我想我會沒事的。


最後,謝謝照顧過我父親的護理師們、醫生們。
還有看護跟禮儀公司,謝謝你們的協助。

肉身已經以不立碑、不記名的植存方式回歸自然。
但我們會一直記得他。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