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阿里。
Fuck you civilization and try to live a life my ass

Pixiv:1801028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艾利# 靈魂伴侶/交換梗 復健用  這篇會仍是艾倫視角,下篇才會轉回利威爾那端。


+


換好衣物後,艾倫找著了廁所,並在裡面照顧了這具身體基本生理需求……

他自持是個紳士,所以他全程是閉著眼睛。

(至於他的靈魂伴侶為什麼只穿一條內褲睡覺這件事,就讓他當作默默賺到吧!噓!)

然後他迅速用刷牙洗臉,用洗手台上唯一一支牙刷,顯而易見。

用冰水潑臉,終於讓他的頭不那麼痛了。

然後他看了一下浴室的櫃子,裡面只有刮鬍刀跟泡沫,完全沒有任何頭髮造型產品。

看了一眼鏡子,艾倫拿起了梳子隨意梳梳,黑色的髮絲就乖順地順著梳髮的方向走。

好吧!這讓他有點羨慕,天知道他每天早上起床都得跟他的一頭莫名亂炸亂翹亂飛的頭髮戰鬥。


做完後,艾倫第一件事情就是開始探索。

這房子不大,臥房跟衛浴只有一套。

從窗外往下看,是一副喧鬧城市裡的街景,因為已經早上了,陽光把柏油路照著閃閃發亮 ,街上已經因為人群跟趕著上班的車潮而傳出吵雜聲。

還好住的樓層夠高,關上窗後聲音只剩下幾乎可以忽略的細碎聲響。

他有點恍惚,他只覺得見到的道路似乎有些上上下下的坡度,感覺有點特別,但他仍然不確定自己在哪裡。

不過,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的靈魂伴侶……


很快,艾倫幾乎可以馬上下定論:他應該是個很樸素、節儉的人,所使用的家具都像是從IKEA的型錄上走出來的,而且顯然偏好的都是簡約風格。

但更特別的是,很多都看起來有使用痕跡,有些甚至有明顯修繕的痕跡,有趣的是……都不是敷衍行事的那種修理方式。

舉例來說,他在翻弄那個小廚房時,發現有些櫃子層板明明失去了原始的支撐,卻另外用了小木條跟補土弄了一個新的支撐。

他好奇地壓了一下,發現意外堅固。他暗咐,這可能比原始出廠組裝完成的狀態還堅固……

對方絕對是個很愛惜物品的人,也應該有常常開伙,廚具上都有使用的痕跡,但都洗得很乾淨,有些表面光亮到還可以當成鏡子使用。

冰箱的食物還很整齊地排列在保鮮盒裡面,簡直像強迫症一樣。

不過,感覺不出來有同居的人,牆上也沒有任何照片,要不是家具上都有使用痕跡,不然這房子還一點人味都沒有。


在格局裡明顯是應被當作客廳的空間,只有幾個懶骨頭沙發散在四周。

電視櫃上一台電視跟撥放器……DVD嗎?這個時代還有誰在用DVD?!

好奇地打開櫃子,裡面是一排老電影,還有一整堆黑色DVD殼就放在下面兩層,滿滿都是,上面只有用標籤註明年分日期。

不知道是甚麼,不過份量有點多。

打開來看也只是普通的DVD。他把片子放進播放器,打開電視稍微看了一下,它們顯然都是某個體育競賽的錄影,背景可能都有些不同但是唯一一樣的就是同樣的比賽,兩個穿著護具的人打來踢去,還有穿深色的裁判在中間不時插入兩人暫停然後又鬆開讓他們打或互踢。

艾倫看了兩三片,發現都是差不多的內容,而且他是十足十的門外漢看不出個所以然,就放回去了。

暗咐他的靈魂伴侶可能真的很喜歡運動吧?或是,相關職業嗎?實在看不出來。



在一個缺了一腳然後又被修好的矮桌上,艾倫看到了他的終極目標,皮夾跟現代人生活必備的手機。

畢竟臥房內的筆電要解除螢幕鎖需要密碼,他已經試過了。


當他癱坐在懶骨頭上,翻開手機的皮套,顯然又是簡略到不行、帶有點使用痕跡的黑色皮套。

卻赫然發現,這支手機看外型顯然應該是iPhone,卻沒有配備指紋解鎖。

因為當艾倫習慣性地按下了中間下方的按鈕後,螢幕卻閃著『滑動後解鎖』,照做後卻是輸入四位密碼的畫面,瞬間艾倫有種進了死巷子的感覺。

手中明明是iPhone,它的介面卻讓艾倫有種陌生感。


不能亂試,好像會被鎖機。

艾倫對這個老機型還有這個些許印象,畢竟在一萬組的可能性裡面,在被限制的N次嘗試中撈出正確的一組實在不太可能。

除非這個人用自己生日當密碼!

也許這個方向可以試試,艾倫像賊似地打開了對方的皮夾,理所當然地看到對方的駕照安置在透明夾層中。


「利威爾 阿克曼!」

終於知道對方的名字了,艾倫開心地念著。

忍不住隨著拼音的聲響脫出喉嚨,胸口也隨著有發顫的感受。

然而,當他瞥見證件上面的出生年月日,他的身體突然頓了一下,腦海自動做了一下計算。

然後,他的腦部運轉陷入了無限迴圈。


不是吧?!

不是吧?!

等等,這组數字沒有印錯嗎?!

肯定印錯了吧!


這人的外表怎麼看都不會超過二十五歲……艾倫的呼吸加速了。


如果這是事實的話,那這個人等了自己多久了……忽然地全身像是被浸在冷水裡面一樣。


不,時間那麼久,也許對方早就沒有在等待自己了。

也許,更糟的是也許他已經有對象了也不一定。


正當艾倫陷入了慌亂,他放在旁邊的手機響起了。

又是預設的(無聊的)鈴聲。

艾倫瞄了一眼,螢幕上顯示的聯絡人名字是『混帳四眼』,一聲又一聲的響聲好像在催促甚麼一樣。

直覺只想要那該死的響聲趕快停止,艾倫的手指滑到了綠色的按鈕上按下。


立刻,話筒裡面發出的聲音大到連轉到擴音都不用:

『喂,死矮子你昨天晚上灌那麼多酒,還活著嗎?現在是不是生不如死啊?要不要我送你我最新發明的速效解酒藥啊哈哈哈哈哈~~』

艾倫的腦海裡才慢慢反應過來--所以頭痛是因為這具身體宿醉的關係嗎?


『喂,怎麼都不說話?』對方頓了一下,好像不太滿意:『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對我尖叫說不要當我的實驗品嗎? 』


在這堆不停歇的連珠砲火中,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唯一知道的是這個『混帳四眼』跟他靈魂伴侶的交情似乎很深厚。有種奇怪的心情油然而生,艾倫只有保持沉默。

過了一會兒,對方終於把自己的擔心說了出口:

『……利威爾,你是生病了嗎?需要我過去看你一下嗎?』


再不出聲不行了。

「等等,我不是利威爾。」艾倫鼓起勇氣對著話筒裡說:「我是艾倫,我是利威爾的靈魂伴侶,我們的靈魂才剛交換。」

對方頓了至少五秒以上,顯然抽了一口氣然後一口氣爆發:『你他媽的在開我玩笑嗎?現在離愚人節還差一天以上,利威爾,這一點都不好笑。』

「我真的不是利威爾。」艾倫突然覺得有點委屈,明明自己那麼誠實:「今天是我二十一歲的生日。」

『等等……什麼!』

「……我不是利威爾,我是艾倫。」

『你這個口音跟腔調……不對,利威爾怎麼會有東岸腔……』

「因為我不是利威爾。」這個『混帳四眼』到底要他重複幾次。

『……』

對方陷入了沉默,似乎終於意識過來了目前通話的對象不是他的好友,艾倫忍不住想翻白眼。


『臥他媽的槽!』對方突然朝話筒裡大聲尖叫,尖銳的聲響讓艾倫整個肩膀忍不住縮了起來。

「……咿。」


『我現在馬上過去,你待在原地不要動。』

電話喀一聲被掛斷了。




TBC (?)


Post:

下一篇應該會比較晚出來吧......Keep our fingers crossed. /__\

留言甚麼都有看,只是我是害羞的人真的不知道回甚麼,對不起!

评论(1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