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金光坑中,主師兄弟無差,沈迷羽國鳥類生態,大雁缺乏症。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相關警告請見(1)


廢話不多說,正文向下。





史精忠沒有料到的是當他去跟赤羽學長道謝之後,原本平靜無波的大學生活,麻煩突然開始一個個冒出頭來了。


先是自己的視力變得奇怪,開始出現很多一團團霧濛濛的東西遮蔽視線,尤其時間越晚,情況會變得更嚴重。


天黑後,他也只能盡量宅在宿舍裡忙期末報告,避免出門。


他還沒抽出時間去檢查,暗暗希望這只是小毛病。



另外,他一睡下便不停做夢,而且是醒來後會感到疲倦,但他完全不記得內容的那種。


天可憐見,即使逼著自己做表操課,每天晚上都睡滿了八小時,精力卻仍像是掉進無底洞似流光。


也許真的是期末報告壓力太大吧?


他看著鏡中的自己,黑眼圈仍然明顯起來了,臉毫無血色。

等到報告都交出去之後,也許會比較好一點。



然而,莫名其妙來找碴的通識助教更像是飛來橫禍。

聽說此人在校園裡也算是挺大牌的風雲人物——明明修同一堂課的人有上百位,他史精忠偏偏就被挑出來針對。


更慘的是,對方手頭握有報告的評分,佔著學期總分不少比例。


為了下學期不再見到此人,也為了達成領取獎學金的附帶條件——他修習的各科都不得低於八十分。


此人顯然掐著自己的命脈,他不得不去私下找對方出來談談,試圖釐清到底是甚麼誤會讓兩人針鋒相對。


莫名地,對方看他誠懇的態度,突然改口要他週末去幫人補習才會放過自己。

在五月這莫名的天氣變得極度炎熱的週末,他千里迢迢地騎著他那台二手機車,趕往位於市內另一端的圖書館。


一個小時後,隔著自習室裡的大桌子另一端,仍穿著高中生制服、綁著蝴蝶髮飾的女孩兒跟他大眼瞪小眼。


他打破尷尬的沉默,露出客氣的微笑:「哪裡有問題嗎?」


女孩瞪著他的表情,然後,頓了頓才撇撇嘴說道:「沒有,其實這些題目我都會。」


「嗯。」史精忠暗暗想,剛剛女孩從書包中抽出書本時,他有瞄到這女孩考卷的邊角,用紅筆打的分數——遠比他高中時的成績還要好。


老實說,這女孩聰明到根本不需要家教。


但,迫於那位細長雙眼中那赤裸裸的威脅,他只得來赴約。


「您是被逼來的吧?」這女孩兒倒是明白人,眼兒一轉便把參考書闔上一邊輕聲說:「浪費到您寶貴的時間,我代我那個幼稚的主人跟您抱歉。」

「唔。」他輕輕掩住嘴,咳了一聲:「也不算浪費。」


女孩迅速地從口袋中掏出了手機,開始敲打訊息:「打個商量,互相掩護。」


史精忠躊躇了一下,畢竟事關成績。

一會兒,他預估應該可以瞞過,便歛下神色,微微地點頭。


女孩兒見狀,雙眼一亮,嘴角上揚。


補習罷教翹課連線同盟成立。



下一瞬間,兩人有志一同地開始收拾各自的包包。


幾乎不到五分鐘,他倆就一前一後地步出了圖書館的大門。


一跨出玻璃門,朝陽十分刺眼,不由得皺緊了眉頭,突如其來的眩暈感讓他連忙扶住旁邊的牆。

史精忠低低喘了一口氣。


剛認識不久的女孩的臉突然出現在他的視野哩,面露擔心:

「你的臉色有點不太好,身體不舒服嗎?」


此時,一個充滿朝氣的聲音打斷了他倆。

「鳳蝶!」

史精忠眨了眨眼,看向聲音來源,發現是一輛重型機車,騎士停在路邊,還脫掉了安全帽,瀏海挑染兩條明顯淺色的年輕男子。


「劍無極!」女孩立刻揚聲回應後,又轉頭擔心地看向自己。

是女孩認識的人啊……


馬上可以感到年輕男子瞪著自己的視線不是很友善,史精忠扯了扯嘴角,塘塞地說道:

「沒事,我回宿舍睡一覺就好了。」


「可是……」女孩露出為難的表情。

他拉起嘴角露出一個試圖令人安心的微笑:「那人不是特別來接妳嗎?」

「鳳蝶!」

男子在他們身後催促的聲音已經隱隱有些氣急敗壞。


看著女孩兒似乎還難以決定,史精忠輕輕推了她的肩膀:

「別讓他等了。」


女孩皺了皺眉頭,然後,很認真地對他說道:

「身體不舒服,一定要去看醫生。」


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孩啊!

史精忠連忙點頭:「會的。」



目送女孩兒走向那年輕的騎士,十分熟練地接過安全帽,並爬上了後座。

看著她很自然地環抱年輕男子的腰,親暱地依偎在他的背脊上。

應該不只是朋友吧?


目送著年輕的情侶騎車離開,史精忠暗暗想。

道別後,他轉向他停機車的對街走去。


也許,太陽真的太大了,熱到讓他產生幻聽。

當他站在斑馬線旁等著紅綠燈轉換燈號,感覺好像有人在他背後竊竊私語著。

用著奇怪的口音稀稀疏疏講一些他完全聽不懂的事。



『是鉅子……』


『墨家的……』


『……見死不救……』


『恨啊,恨啊……』



史精忠踏出步伐後,一晃眼,才發現原本以為是綠燈的燈號,竟然瞬間變成紅色。


還沒來得及驚愕,就聽見身後傳來一陣尖銳且震耳的喇叭聲跟輪胎急煞的聲響。

他轉頭,一輛大型的遊覽車正朝他的方向撞來。


想要移動,想要跳開,卻好似有什麼黏膩的東西硬是纏著他的腳踝,讓他完全無法移動分毫。


要撞上了!

吾、吾命休矣!



忽地,一隻半透明的手掌握住了他的手,一股很大的力量把他往人行道上一甩。


往後摔的史精忠,在他的視野裡,那台本來往自己身上撞過來的遊覽車竟然像是被一巨大的力量牽引著,往不可思議的方向偏了出去。


車子的輪胎在柏油路面上摩擦出了深刻的黑痕。


而,一個身影就擋在他的面前,飛散的深色長髮裡摻了幾抹顯眼的暗紅。


史精忠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


誰?!



「雁……雁王……?」



TBC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