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金光坑中,主師兄弟無差,沈迷羽國鳥類生態,大雁缺乏症重。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相關警告請見(1)

正文向下。




身為史家的大兒子,史精忠不負家中殷殷期望,考進了一流的大學,還做了他父親的學弟。


自己的大兒子有繼承衣缽的趨勢,史艷文開心得很,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此時,卻出了一樁對史精忠來說天大的意外,就在一年級必選的體育課當中。


那場班級內的籃球友誼賽是快到尾聲,兩隊的比分太過相近,所以大家都打出了煙硝味兒。


雙方進攻防守的動作也越來越粗魯,惹得身兼裁判的體育老師吹了好幾次哨。


最後一次進攻機會,史精忠迅速地跑到禁區,接到隊友給他一個長傳後返身就要上籃,而為了阻擋,同學硬生生扯住了他的手腕。


啪啦一聲,那一百零八顆的佛珠四處飛散。

無視妨礙,已經脫手拋出的籃球應聲進框。


手腕一直習慣的重量突然消失,讓雙腳踏回地面的史精忠當場傻愣在原地。


腦子突然轟隆一聲,然後,他就眼前一黑。

迷迷糊糊中,在一個又一個的夢境裡浮浮沈沈,似是醒了又睡了,睡了又醒了。



夢到不知己身。


一些莫名熟悉的片段影像,一直從眼前飛掠過。

似乎看到自己那雪白的髮絲,長度是他從來沒有留到的及腰,在自己的身上披散著。


而,裡面有絕對不是自己的黑色帶著一抹暗紅的細長髮摻在裡面。

交纏在一起。


不知道為什麼……這影象讓他莫名安心,原本心臟裡的騷動莫名停止了下來。


他握著的是誰的手?


接觸的皮膚傳來溫度非常冷,冷得不似活人。

似乎不管他能捂多久,都捂不熱……


那隻手掌有肉,骨節明確,指節間似有薄繭,那是練武的人才會有的……他為什麼會知道這種事?


一晃眼,他只剩孤身一人,站在一望無際的山頭,往前一踏步恐怕就是粉身碎骨。


又似有一雙金色似禽的眼瞳在遠處,敏銳地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他連轉頭都不用,都能感應到身後那一道陰鬱的視線。

也許他該害怕的,因為顯然他就是獵物。


可是,鑄心完成的他有什麼好需要恐懼?

『我是連——都能殺的人。』


史精忠猛然轉過身,他的眼中映出一振羽而飛的雁。


那雙金色禽眼露出的俾倪之色,彷彿注視著深淵,而深淵也正注視著他的靈魂——他感到全部赤裸,無可躲藏。


最後,牠越飛越高,越飛越遠了,他也只能注目著牠孤寂的羽影消失在地平線的另一端。


一眨眼,他似是站在一個泛著漣漪的水面之上,而他水中的倒影竟然朝他露出了一抹冷笑。


那身影有著跟他極為相似的五官,眼角卻是一勾豔麗的紅,使得那人看起來有震人心魄的邪美。


他知道那人,即使還有心跳,玄衣華服包覆之下的胸口裡面是空蕩蕩一片。



那是一頭已經死了兩次、什麼都能吞噬的美麗怪物。



手持琉璃佛珠,他無比虔誠地合掌。

俏如來低喃道,師兄,我必須渡你。



史精忠醒來的時候,雙眼異常酸澀,鼻子則被鼻水弄得有些堵塞感。

他的枕巾也莫名濕了大片,大概是在夢裡哭了吧?


只是為了什麼而哭,他卻一點也不記得。

阻擋他上籃的那位同學後來面帶愧疚地來道歉,還將他掉落的佛珠裝成了一袋歸還,說是全班同學都下去幫忙找幫忙撿了。


只是一經計算,依舊少了一顆,再也無法成串。


但史精忠不想因此對同學發脾氣,畢竟對方並不是有意將他的佛珠扯壞。

後來,他才知道昏倒之後,是傳說中那個風雲人物,大三的赤羽信之介學長把他抱到保健室。


他因這丟臉的事還上了全校的討論八卦版面——這位有著一頭豔紅頭髮的學長,不是用揹,竟然是用公主抱的姿勢將他從操場搬到保健室。


這行為怎麼看,對學長來說,實在太過帥氣,只要當時懷裡抱的不是他的話就更好了。


史精忠看著手機裡,那些好事人在圍觀之下所拍各種角度的照片,忍不住對自己第一次成為眾人討論的中心,而大嘆了口氣。


TBC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