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金光坑中,主師兄弟無差,沈迷羽國鳥類生態,大雁缺乏症重。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鉅子俏如來因為魔世入侵中原,跟苗疆及海境借兵,然而,斡旋結果只有苗王蒼狼答應,卻因調度只得滄海一粟。

海境則因為在魔世通道開啟的那一役損失慘重--鱗王遭人偷襲重傷。

為應付鱗王倒下之後的種種,師相完全沒有餘力管外境。


俏如來不得已,只好把主意打到了中原另外一個神秘的鄰居,羽國。

九算中負責羽國的凰后拒絕提供任何有用的情報。


俏如來就只好賭自己的天運,親自走了一趟羽國。

用了墨家鉅子的名義,晉見了羽國之主--一個跟憶無心差不多大、有著一頭深紅髮的女孩。


得知魔世來犯,年輕的女王立刻豪情地答應出兵幫忙,卻隨即被在旁的老臣宰相出聲喝止,說羽國三年前才結束長達四、五年的內戰,又隨即有疫病發生跟多處天災,目前正在休養生息,無力能協助中原。


俏如來露出失望的神色,渾渾噩噩地回去了羽國皇室安排給外來使者的居所。

計算著自己對抗魔世能用的籌碼,實在少得可憐。

心情差得胃口全失,俏如來腳步沈重地踩上了階梯,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間。


開門卻見到一個戴著面紗跟兜帽的女子已經坐在他房間裡等他。

然後,一見他,她便立刻脫下面紗,赫然是女王殿下變裝出宮來會他。


她偷偷跟俏如來說,即使隸屬羽國國王麾下兵馬因故不能借你對抗魔世,但仍然有機會。

因為羽國仍有一精兵軍隊,不歸王權管轄。

若能取得掌此兵符者同意,即可調動。


「此事最困難的恐怕就是他的同意。」女王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掩不住忐忑:「我可以幫您引見此人......真沒把握他會不會答應。」

「此人是誰?」

「是我的三.......」


正要詳談細節之時,外邊突然傳出吵雜聲響,然後,空氣似乎開始煙霧瀰漫.....

門被一腳踹開,幾名蒙面人帶著刀衝了進來......

見來者手上明晃晃的刀,顯然來意不善,俏如來只好牽著年輕的女王跑到陽台......


可是,接著又一聲巨響,地面一震晃不已......整個建築物竟然開始爆炸。

俏如來只好狠下心,抱著年輕的女王便腳一蹬跳了出去。


兩人滾落在地面上,還好有遮雨棚緩衝了下降的力道......


正在慶幸命大之際,卻意外掉落一顆因碎裂而飛出的磚石,正中他的頭殼,俏如來就昏了過去。

昏迷中,隱約聽到有人在他耳邊吵架,吵得十分兇。


似是一男一女,還聽到類似『出宮太危險』、『哥哥才是混帳』等字眼,但是,因為實在太痛了,俏如來的意識又模糊了。



等到俏如來再醒過來,卻意外發現自己被脫光光綁在一張大床上,還好,身上還好蓋了一件羽絨毯遮羞了......

只是,這展開真像魔伶公主事件的翻版......怕又惹到女子情痴,恐又不得不辜負人的俏如來只得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他所在的地點。


然後,就看到房裡有另外一個男人身形,背對著他站在落地窗前.......還好不是女的。

可能是察覺到了他的動靜,那人開口徐徐說道:「進了羽國國境之後,你犯了至少十五個錯誤。」


那人轉過身來,是一張幾乎跟羽國女王極為相似的臉孔,周遭卻又自帶著更多難以言喻的妖氣。

一雙鎏金色的眼瞳十分銳利,像是能攝人心魄:

「不查敵情,錯一。蠢笨到直接捲入了墨者跟傳統保守派的鬥爭,嗯......」


「太過張揚,不知進退,錯二,大肆宣揚墨家,等於揹了個靶子,雙方都想要你的命給對方下絆子,差點成了無用的犧牲品。」


啊,凰后果然很想趁機殺了他啊...

簡直替師尊揹債,俏如來默默概括承受。


「算了,我懶得再說。」

那男人緩步走向他:「唯一可取的是你沒有吃他們準備的食物,否則你現在早就是一具屍體。」


「你的表現真叫人失望啊!」

「鉅子,」那人貼著自己的耳邊說出的聲音突然低了幾階:「俏如來。」


俏如來的拳頭攥緊,瞪向那個居高臨下的男人,緩慢地說道:

「來羽國是一場豪賭,我的確已經輸無可輸。」


「即使狀況如此艱難,最後我還是贏了。」


「喔?」聞言,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揚,似乎露出一絲興味。



「因為,最後我還是引你出手了......」

「雁王爺。」


「或者,我應該叫你......」

「師兄。」


靜默了一陣,那男人的喉嚨發出了似乎是愉悅的聲響:

「哈。」


⋯⋯


「誒,師兄,可以把我放開了嗎?」


END




CODA

門突然被踹開。


「小鴻!!!!!!!!快來!!!!!我娘寄了一整箱的桃子......」


三對眼,一雙是驚恐、一雙是淡漠、最後一雙則是驚嚇。

面面相覷。

尷尬無比。


在比鵬的眼裡,他的發小,羽國高貴的雁王爺在床上壓著顯然是被綁著、推測毯子下應該是光溜溜的白髮美人。


「呃......那個...」吞了吞口水,比鵬立刻原路倒退:

「對不起,兄弟!打擾你辦事,請繼續!」


門又關上。


不到一刻鐘,雁王爺上官鴻信的床上有人這件事已經傳遍了整個王府。

(然而,其實只是師兄弟一邊吵架一邊扯臉皮。)


Coda. End.


私設:

雁王得策天鳳教導,沒有到鑄心階段便主動反制拒絕入局,最後他跟策天鳳坦白他不會也不能繼承鉅子之位,便目送師尊與杏花君離開羽國。

最後傳來新任鉅子的消息,他有偷偷哭。


現任羽國之主是雁王的妹妹上官霓裳,但是,她是被守舊派摃上位的傀儡,正在努力默默地O掉那些老頭子。(是的,孬種們不敢拱雁王上位,怕他無法控制,卻沒料到雁王的妹妹也不是吃素的。)


可能的結局:

魔世之亂,上官鴻信為了羽國內部安定(妹妹),藉最後一戰死遁,消失在眾人面前。

世上再無雁王。


魔世之亂弭平,鉅子在九算老二的建議之下,開始了他的九界巡迴。

到了道域被忘今焉暗算,遭發狂的無情葬月攻擊,千鈞之際,被一個蒙面善使各種武器的人所救。

那人名喚高鴻離。




沒有售後。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