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阿里。
Fuck you civilization and try to live a life my ass

Pixiv:1801028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艾利# 現代,靈魂伴侶/交換梗,OOC警報。

這次這回難貼,我以後再也不幹這種事了,好累。

真的,好累。



手機即使直接掛掉來電,馬上又響了,利威爾在它連續第三次響起之後,就受不了,直接按住電源鍵讓它直接閉嘴。

他當然知道打來的會是誰,也知道他手機的訊息裡面是滿滿的通知,全是來自於從他手機裡聯絡資訊的人們。


利威爾懷疑過,他們對自己的消息太靈通了……

每次只要他發生事情,像是以前他宣布退役或者後來決定受邀接任教練等……都是笨蛋眼鏡知道後沒多久,他的電子郵件收件箱容量被灌滿之外, 勉強會使用的那一個訊息APP,通知的紅色數字也會一瞬間爆炸到四位數。


利威爾早就了然於心,元兇一定是那個該死的笨蛋眼鏡,天知道他在背地裡搞了什麼。

『利威爾你有很多崇拜者喔!』那混帳曾經這樣說過,還誇張地揮舞著雙手:『超級多的喔呵呵!所以你有義務讓他們知道你的近況喔!現在社交軟體這麼多我教你怎麼用吧!』

才不是義務吧?而且他的私生活很千篇一律,沒甚麼好說的。

更別說,他喜歡保有他的隱私,完全不懂為什麼會有人想要把生活裡的所有小事都上網公告周知。


利威爾抿著嘴不說話也不動,嫌惡地瞪著那人不知道幾天沒洗的頭髮。

『哼嗯,你不幹的話就由我代勞喔!』

笨蛋眼鏡輕輕哼了一聲,莫名奇妙地宣布。


在決賽過後,勝利的一方會把教練抬起來扔進水池裡或者噴射香檳等是慣例,在體育界打混的他,早就習慣那種在腎上腺素激增時,常常會發生的儀式性發洩。

只要不要把他拿來當作什麼奇怪宗教的象徵或者拿去作奸犯科,他就隨便了。

原本也就任由他們這樣胡鬧,反正無傷大雅。

頂多就是每次他都要一個個回覆訊息,感謝對方對自己的關心,通常,這會讓他花上兩三天的時間。

(雖然這幾次下來,他也理出有幾個名字是必須優先回覆,實話是非常花費時間的工作。)


彷彿這是笨蛋眼鏡想要拐他使用社交軟體的策略,導致每次他小心地用手機慢慢打字時都仿佛聽到那傢伙在耳朵旁的囉哩八唆:『就叫你隨便選一個社交軟體就什麼都解決了!』


才不要,那些會上網公告自己生活的人都像忘記怎樣收起開屏尾巴的孔雀一樣。

雖然因緣際會認識很多這樣的人,他真的沒有慾望照做。

他還是習慣使用電話、Skype、簡訊、電子郵件等,不會發生聯絡不到他的狀態。


很顯然,命運沒有放過他……這次的靈魂交換發生的狀況,真的太意料之外了。

狼狽不勘地從機場逃跑之後,他的手機就是一直響,來自一通他尚未設定的電話號碼,通知訊息從來沒有斷過,甚至爆到三位數。

最後在強大的壓力之下,他難得慌亂了,滑到頁面上,瞥到『拒接此來電者』這一行字就按下去了。

可惜,這策略只讓他的世界清淨了五分鐘左右。

接下來就是他放在聯絡資訊裡的人們傳來關心的訊息。

當通知數字暴增到四位數之後,利威爾的人生第一次放棄回覆任何人的念頭了。


一直以來只有一個人的生活,毫無心理準備,闖進了一個才剛滿二十一歲的小鬼。

還不是普通人,濃眉大眼,長得很漂亮,似乎又有才華,名流人物……身處在跟利威爾完全不同的世界。

事態的發展讓他甚至是有點混亂的,為什麼茫茫人海裡偏偏是跟他這種八竿子搭不上關係的人?

利威爾想起今早起床時,習慣地檢查他的手機時,發現他的那些朋友寄過來的訊息(數字已經超過五位數),像是都有默契,全部都掛了同一個連結:

『Guren-Eren Jaeger-Puppet on Your String-Solo Ver.  

    youtube.com』

他記得一看到螢幕裡那連結上的附帶的名字,還有預視圖片裡那張漂亮的臉孔掛著的表情卻是憂鬱,利威爾就忍不住一陣煩躁。

這群人顯然已經從韓吉那邊知道他跟艾倫 耶格爾靈魂交換的事了,並且蠢蠢欲動地想要搓合他們。


他也很想對那些人尖叫,難道他們完全沒發現這一點也不公平。

靈魂伴侶?

沒察覺到他們一點也不相襯嗎?!開什麼玩笑!

年輕、有著光明未來的小鬼,跟一個人生差不多已經走過巔峰只剩下往下墜的中年人,他倆年齡的差距明明白白地擺在那邊。


況且……原本以為那小鬼會放棄的,但沒有想到……在那短短的會面裡面,那雙眼專注地看著自己的時候,胸口好像有什麼東西滿溢出來了。

那小鬼很明顯地想要追求什麼?

利威爾立刻就察覺到自己的動搖,也許是因為那個擁抱太溫暖、也許是手指在他的臉龐,皮膚直接的接觸……

他的記憶立刻提醒了自己,他並不是沒有遇過比艾倫更美麗的臉孔,也不是沒有機會跟這種人發生親密的舉動。

這次有個決定性的不同……如果對方開口要求什麼,他深怕脫口而出的不會是那一致的No。

他倆之間似乎有某種吸引力存在,會讓他徹底失控。

利威爾覺得自己已經站在懸崖邊了,也許只要那小鬼一個眼神,他可以完全不要命似地跳下深淵。


坐在休息室的長板凳上,利威爾用雙手埋住臉,深深地嘆了口氣。

他站起身把關掉的手機扔回置物櫃裡,他不願意再想下去了。

如果可以把所有雜音都阻絕在外,如果可以趁現在築起心牆,就先暫時……讓他當鴕鳥吧!


他站起身,走到外邊去開始小跑步,他的身體像是已經有預設好的程式自動自發地循著步驟熱身。

不久,等到身體都熱起來了,利威爾轉身晃進了搏擊室,瞪著垂掛在前的沙包。


從口袋中取出因為多年使用而顯得過於柔軟的綁帶,隨意咬著帶子然後纏手的步驟已經做了上百萬次了吧?

繩圈套進了拇指,布條繞過了他的食指,轉過手掌底部後繞上翻過了中指……


完成綁手的一瞬間,他就出手了。

把沙包當成場上的假想敵……即使它不會反手。

唯一的好處,是沒有顧忌,至少他不會把真實的活人給揍到進醫院喝好幾個月的湯水。


汗水在過程裡慢慢地爬滿了他全身, 有些甚至從他的鼻頭滴落,但他沒有停止的打算,出拳跟迴踢的動作反而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突然一聲異樣的聲響讓利威爾回過神,他定神一看才發現,眼前的沙包已經肚破腸流。

他立刻感覺有道視線扎進了他的背部,僵硬了一下,轉過身,果不其然是……佩特拉面無表情地走了過來,硬生生地把他推出了搏擊室的門口,皮笑肉不笑地請他回家休息。

在她帶著些許譴責的目光中,他自知理虧,吶吶地道了歉,然後乖乖地去置物櫃收拾,沖澡後,扛起自己的袋子,走到停車場坐進自己那台老金龜車裡。

他沒有直接回家,反而是一直開車,任視野裡面,高速公路的遠端彷彿沒有止盡地延伸下去。

直到幾乎繞了整個地區兜三、四圈後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到家中。

這時已經接近半夜了,他癱坐在自己的客廳裡的懶骨頭沙發上,趁著鵝黃的光線之下,瞪著自己手裡那隻現在只是塊磚頭的手機,利威爾想最終還是得開機,畢竟他還是有工作要處理。

先看看還有沒有電吧?


他深吸了一口氣,按了一下手機的電源,等待那顆白色的蘋果從螢幕上出現。

也許早就沒電了吧?

他這樣想著,準備起身找充電線的時候,發現螢幕亮了起來,手指已經無意識地輸入了自己的密碼。

進入主介面時,利威爾赫然發現電池還有19%,有點意外。


也就在此時,連接上電信服務的手機理所當然地開始被灌入一堆通知,好多組代表不同聯絡人的五個字母排列一直冒出來。

(他所使用的命名系統是他使用Nokia 3310養成的習慣,畢竟這樣是最一目了然的方式,他的聯絡人太多了。

笨蛋眼鏡知道後,一邊大叫這也太古板老舊然後翻了不少次白眼。在多次重複抗議之後,笨蛋眼鏡就成為這套系統的唯一一個例外,以「混帳四眼」(或有時會改成「煩人的混帳」之名)待在他的聯絡人名單裡。)


手機不停地震動讓利威爾無力地吼了一聲,只能等到它終於停下,眼睛看到的是最新一則簡訊通知。

當有組熟悉的排列進入眼簾的時候,他的手指因為習慣性順點開,然後意識到自己已經讓對方的訊息出現『已讀』,已經來不及了。

那個排列代表那個全世界最黏且最難纏的……現在他最不想面對的前幾名『惡友』之一。即使他現在不免偶爾會感慨當年出手救下的少年,會在十多年之後變成徹頭徹尾的『戲劇女王』。

(順帶一提,韓吉這無襙無小的混帳則是毫無疑問佔據這個排行榜永遠的頂端,但他甩不掉。)


不妙的預感讓他一僵,果然第一條簡訊之後馬上出現了接續的一條,然後,又響了一聲,利威爾忍不住瞪著新一條的最末那個問號,忍不住扒了自己的頭髮。


這傢伙恐怕已經知道自己靈魂交換的事,而且,他的動機一定是要拐自己去看那個『連結』。

利威爾在心裡吶喊著他真的不想去聽啊!不要測試他好不容易建築起來的防禦牆!


他也清楚對方的習性,一旦知道自己已經讀取了訊息,三分鐘之內沒回,他的訊息匣會被那傢伙用各種『你竟然不理我』等各種充滿戲劇性的控訴加上情緒威脅的訊息灌爆。

更可怕的是,如果再不回,這傢伙還十分可能不顧昂貴的費率,直接打跨洋電話過來。

這人太難安撫,但交情太深,不能不理會。

即使後悔當初救了這傢伙,也已經太遲了。他認命地挪動手指,儘速地鍵入了回覆。


利威爾幾乎是立即就收到了回覆,對方打字的速度真的很快。



果然就是一開始就是挑他的軟肋,他無力地吼了一聲。


幾乎是立即地,對方就反問回來了。

沈默了一會,利威爾決定還是老實說。



回想那段幾乎得24小時讓手機隨時待命,準備隨時傾聽那傢伙跨洋對他靈魂交換的那一位各種精彩至極的抱怨跟投訴。而且,他還不是唯一一個,他知道當時全世界還有另外幾個,都必須當這傢伙發洩不滿時的樹洞。

那是一段有點不想回想的記憶,利威爾苦笑。


突然揭露的告白讓利威爾愣了一下,他從來沒聽對方提過。

老實說,他無法想像那人竟然會憂鬱。



看到最後一句,利威爾立刻警戒了起來。

完了,這傢伙一旦進入『High起來』模式,沒幾個人能阻止得了,更可怕的是這個模式反而因為年齡增長而越來越加劇。

(還好這傢伙目前在地球的另一端,利威爾對得待在這傢伙附近的人們感到抱歉。)

他試圖加快了手指鍵入的速度,但他的努力仍明顯地造成了反效果。



再鬧下去,因為時差,輸的一定是他。

利威爾最後還是得舉白旗了。


連逃避的機會都不給他,利威爾認命地轉到隨意其他人丟給他的訊息,馬上就看到那條陰魂不散的……

『Guren-Eren Jaeger-Puppet on Your String-Solo Ver.  

    youtube.com



這不是他第一次聽到艾倫 耶格爾的歌曲,但是,之前學生強迫他聽的時候,他並沒有留下什麼特別的印象。

可是,這首歌顯然是給他的訊息,至少他那一整群朋友都這樣認為。

既然如此,利威爾戴上了耳機。

慎重地解開了螢幕鎖定,把手機橫著擺,等影片轉向後,才按下了播放鍵。

瞬間吉他的合弦聲像是驟雨一般直接降下,充滿了他的耳道,這是首節拍快速的歌曲。

緊接在後的是音質清亮的歌聲直接穿透了一切,似乎有什麼仍然被壓抑著,利威爾突然發現胸口似乎被某種力道握緊了。

歌詞……似乎在哀求拒絕他的人回過頭看他一眼就好,卑微到了極點。

影片中的大男孩,完全沒有看向鏡頭,緊閉著雙眼,似乎沈浸在自己的情緒裡,撥弦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利威爾沒想到他手中的吉他好像跟他成為一體,得承認這人真的很有才華。

重複的旋律出現,原本是清亮的歌聲也隨著節奏越來越嘶啞。

顯然是心碎。

利威爾突然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呼吸。

自己好像做了極端殘忍的事……自顧自地逃跑了,連個說明都沒有,就選擇消失了。

然後,害得這大男孩以為自己被拋棄了。

靈魂伴侶究竟是什麼?

利威爾從來不知道,他唯一肯定自己給不起詩歌裡傳唱的那種纏綿至極的愛情。

他早該知道,逃避永遠不會解決問題。

螢幕裡面那個人展示的痛苦,根源就在自己身上。

意識到這一點,內疚感就在他的內心盛囂塵上,捲起一道風暴肆虐而過。


像是著了魔一樣,利威爾按下了重播鍵,直直地看著自己的錯誤跟其後果,即使自己也因此痛苦不堪,也是應當的報應。

腦海裡快速地想著該怎麼做……

該怎麼跟對方說明這一切混亂?

利威爾握緊了拳頭,難堪地呢喃著:「真丟臉。」




「好夢嗎?」

把手機從胸口拿開後,利威爾輕哼一聲,手指頭抹過了螢幕裡那人亂糟糟的頭髮,肯定今晚必定無法入眠。



TBC?


Post: 

有些人可以猜到那些人是誰但是我覺得呢他們已經盡到了功能之後的出現也不過一下子。

他們在這個故事裡不是主角所以完整的名字不會出現,知者恆知就好,Cheers! *wink*

下回,嗯,應該可以寫到主角兩個人終於要溝通了……天啊!拖真久!我原本只想寫短篇啊!!!(尖叫

絕對不再搞假的訊息圖片了媽的好累。


评论(3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