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阿里。
Fuck you civilization and try to live a life my ass

Pixiv:1801028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配對:艾利 現代AU,靈魂伴侶/交換梗 

OOC警告通常運作,服用後如不適後果自負。

此回有劇情所需的侮辱性字眼,請敏感者自行小心。

三天內連兩更,小宇宙燃燒ing!


+

兵長應援團-聊天室 紀錄

13: 18: 29 PDT May 02, 201X

Leo:不妙!

Leo:不妙!!

Leo:大事不妙了!!!

SmartHange(MOD) :怎麼了?

SmartHange(MOD) :發生什麼事了嗎?

Leo: 看這個  https://twitter.com/SF_ProundGrandpa/status/857240425068756992   *作者註:這個是假連結請不要點*

SmartHange(MOD) :這啥「啊!年輕的愛情啊」

SmartHange(MOD) :哪來的老人感嘆

SmartHange(MOD) :這不過是張路過的亂拍

Leo:看仔細

SmartHange(MOD) :啊!等等,這是機場的會面點

Leo:對,看背景,靠左上方

SmartHange(MOD) :……Shit!

SmartHange(MOD) :死矮子跟艾倫小弟弟

Leo:對

Leo:本來還無所謂,就是一張機場鬧哄哄的隨手亂拍

Leo:可能是有人閒逛

Leo:看到這個推轉了出去

Leo:『你看後頭這個像不像你的偶像?』

SmartHange(MOD) :……

SmartHange(MOD) :Oh shit

Leo:加上照片的時間點就是『那天』

Leo:太容易推斷了

Leo:現在整個推特都炎上了

Leo:韓吉....先警告你

Leo:轉推很可怕

SmartHange(MOD) :......

SmartHange(MOD) :FUCK!!!!!!!

Leo:我知道

SmartHange(MOD) :等等,什麼叫做『黃猴子』?!

SmartHange(MOD) :什麼叫做『竟然是男人?!』

SmartHange(MOD) :FUCK!!!!這些人!!!!!不懂尊重兩個字怎麼寫嗎?!

Leo:現在所有人都在瘋狂人肉『被壓在地上的那個』了

Leo:雖然因為是在背景,影像不是很清晰

Leo:但,所有人包括紅蓮的瘋狂歌迷

Leo:加上上次公布的曲子,現在她們暴動的程度連我都感到害怕

SmartHange(MOD) :Noooo~~~

Leo:曝光身份是遲早的事,趕快跟他們警告一下

SmartHange(MOD) :死矮子帶崽子們出去比賽了

SmartHange(MOD) :賽程是今天結束,但現在他們應該在回程的飛機上

Leo:!!

Leo:糟了!

SmartHange(MOD) :……啊啊啊啊啊啊

SmartHange(MOD) :SHIT

SmartHange(MOD) :SHIT

SmartHange(MOD) :SHIT




利威爾放下書本,側過身一看,發現坐在經濟艙狹小座位旁的兩個助教,即使座位很小,卻已經睡得不醒人事,而且還肩膀靠著肩膀……袞達已經在打呼,奧魯歐更是睡到嘴角已經掛了一串口水。

如果拍照下來就是很好用的勒索材料了。

利威爾想,不過,還好目前的狀況是,他連轉頭都不用,也知道後頭幾排的人現在全都睡得東倒西歪。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群學生跟助教已經變成了他的責任了。

雖然,他不是從來都對自己目前職業的選擇感到徬徨過……

從來不覺得自己會是這個職位的最佳選擇。

有句話說天才是不知道平庸的人所遇到的困難。

他雖然不自認為天才,稱號多是外界按在他身上的。但是,他所習慣的訓練手段有時候是他自己的,偶爾他會遲疑,是不是不適合他的學生。

直到親身當教練,才發現這工作真的比當選手難多了。

這次出戰成績算是輝煌,幾乎每個人都有上獎台,他的學生們很優秀!

但是,他不知道委員會那些人會不會滿意……那些貪得無厭的人幾乎想要全金,真是癡人作夢。

想到不久後又得面對那群人,利威爾苦澀地想著,當教練這件事啊…… 真的適合自己嗎?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突然想到前幾晚跟艾倫的視訊談話。

螢幕裡年少的艾倫總是直直地盯著自己,用好像在夢遊一樣的神情,然後拼命地讚美自己:『利威爾先生的聲音很好聽。』

開什麼玩笑啊!

他的聲音又低又粗啞……不適合唱歌吧!

從來沒有把唱歌當做選項過,也許他的眼神已經透露了自己覺得對方在說笑,艾倫鍥而不捨補上了一句:『如果利威爾先生是歌手的話,我一定會成為您死忠的粉絲的!』

他笑著搖頭。

『……如果利威爾先生是金屬樂團的主唱,我可能會瘋狂地追逐您每一次的現場!』

這種想像越來越誇張了……

太瘋狂了!

而且金屬樂團……他的印象是……難道他要眼睛綁著繃帶站在台上對著麥克風大喊你們這群豬玀?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喜歡這種風格。

不過,艾倫顯然很喜歡,還不停地分享自己的幻想。


『您知道演出到很High的時候,會有些歌迷會把東西扔到台上……』突然,艾倫面帶羞澀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然後,繼續說道:

『我不是女生,我沒有胸罩可以扔,但如果我丟我的內褲給您的話,您會在上面簽名嗎?』

先別說這個情境是有夠荒謬的……發生的可能性等於零。

但是,利威爾還是整個臉都漲紅了起來,慌亂間看了一眼時鐘,發現以對方的所在地來說,已經凌晨快要三點了:

『你累了,該睡了。』

大概是瀕臨體力極限的胡言亂語吧!

可是艾倫仍然不願意掛斷,還進一步問:『……如果是丁字褲,您會收起來嗎?』

啊!上天啊!他內心冒出的影像!

對他的心臟超級不好。

突然,艾倫漾起了神秘的微笑,瞇著眼。

那讓利威爾有著不妙的預感。

『噢……利威爾先生,如果我穿蕾絲內褲,您會喜歡嗎?』

「別問這種問題!」他受不了,捂著臉大喊。

『哈哈哈!』

最後,艾倫終於像是撐不住眼皮的沈重,倒在桌上睡著了。

看著螢幕中對方的睡顏,利威爾突然也捨不得掛斷了。

然後就一直看著,直到自己好像也失去了意識。

直到隔天早上,醒來後才發現對方早就醒了,然後,痴痴地看著自己。

『早安!利威爾先生!』

聞聲,他馬上就擦了嘴角,還好,他沒睡到流口水的地步。

而且,這種捨不得掛掉視訊結果兩個人都睡著的紀錄,在那天之後變成了常態。

這種蠢事還好只在他兩人之間,韓吉不會知道,不然不知道會被嘲笑到什麼地步。

外加上……跟艾倫的話題漸漸偶爾朝向會讓人感到害羞的方向發展。

他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這部分。

況且,自己好像變成老牛吃嫩草的糟老頭子了,真的……太糟糕了!

而且即使面對自己說自己要出差很多天,艾倫還是堅持要跟他視訊,結果他倆最後沒有把晚上視訊這習慣給切掉。

住在旅館裡面,非常差的無線網路,還是阻止不了他們兩個聊天講話……還是不願意切斷,變成兩人都睡著了,在隔天早上跟對方互道早安。

蠢到天際去了……

還好,他跟艾倫之間發生的各種蠢事沒有妨礙到在賽程中作為教練的作為,這次算是圓滿成功。

直到機長廣播要降落的時候,他把身邊助教們拍醒,並叫醒所有的人。

下機後,雖然奧魯歐提議大家一起去辦個小小的慶功宴,不過,連日的賽程把大家都搞得頗累。

即使拿到獎牌的興奮也明顯慢慢地散去,只剩下身體的疲憊。

利威爾決定就先不參加了,解散前簡單地訓了他們一下,下期開訓前不要放縱到收心不回來。

口頭上保證,等到大夥兒精神恢復再來辦個大的。

把車子開進車庫後,利威爾拖著自己行李,走到自己公寓的臺階上,正要往上。

有一個看起來很熟悉的人影,戴著墨鏡,穿著七分袖的襯衫,連個防風的外套都沒穿,可憐兮兮的樣子地縮在電鈴的旁邊。

那人的那頭髮色眼熟得不得了,利威爾眨了眨眼,然後,不自覺喊了出口:「艾倫?!」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不是人在N市嗎?

艾倫聞聲抬起頭,見到是利威爾,就拔掉了墨鏡。

利威爾發現他臉色有點蒼白,那雙大眼睛周遭很明顯有點紅腫,像是大哭過一樣……

艾倫狼狽地看向利威爾,低喃著:「利威爾先生……」

終於等到您了。

他彷彿這樣說。

雖然季節已經是春末,沒有冬天時寒冷,這城市特有的海風還是會讓氣溫偏冷

幾乎是立刻,利威爾馬上奔上前抓著艾倫的手,三兩下開了門,就把人給拖進了他家裡。

這是第二次進到利威爾先生的家裡,艾倫模糊地想著。

年長者隨手把行李丟著,就引導他坐在懶骨頭沙發上,然後轉身啪嗒啪嗒地跑去牆邊開了暖氣開關……地板上的出風口立刻轟隆隆地發出聲響。

又去牆邊的衣櫃裡拿了件運動外套,要自己披上。

「紅茶?可以嗎?」利威爾輕聲問了。

「嗯。」他乖順地點了點頭,感覺這件衣服裡面滿滿對方的氣味。

他忍不住閉起眼,好像安心了一點。

利威爾轉身就走進了廚房。

坐在客廳裡的他,聽到水龍頭打開加上茶壺裝水的聲響,櫥櫃打開又關上,過了一會還有爐火點燃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利威爾談話的聲音傳了過來。

「笨蛋四眼,我需要你的意見。」

啊!是打電話給韓吉……雖然艾倫還沒看聊天室,但他消息很靈通,應該也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對,我到家的時候,艾倫就已經在門口等我了…… 他看起來很糟糕。」

利威爾的聲音突然頓了頓,然後,突然提高了音量:

「我當然馬上讓他進門啊!你以為我會讓他離開?!」

聽對話,好像有點生氣呢!艾倫想……可是利威爾先生不會是見死不救的人。

立即,話題好像馬上轉到自己不想見的方向了……

「我想問你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喔?所以你知道為什麼……」

聞聲,艾倫顧不得一切,馬上衝進了廚房:「別!」

「傳給我,謝了!」

站在爐子旁,利威爾已經掛斷了,立即一聲新簡訊的通知聲,他的手指迅速地撥著他手中手機的螢幕。

「……利威爾先生。」艾倫虛弱地想要阻止,但是,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是因為這個嗎?」利威爾舉起了自己手裡的手機。

裡面是一張推特的截圖,裡面句子像是張牙舞爪的怪獸,衝出了螢幕:『艾倫 耶格爾的靈魂伴侶怎麼可能是這隻黃猴子?!他不配!』

瞬間,艾倫幾乎掩不住自己憤怒的表情。

利威爾見狀馬上了然與心,他走上前,輕輕摸了年少者的臉龐,輕聲說:「別人只憑外表或者……我的族裔,就對我這人下判斷。這不會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那是我的歌迷……」艾倫喘了一口氣,然後,雙道濃眉幾乎揪在了一起:「那些言論……」

「傷不了我。」利威爾打斷了艾倫的話頭,並試圖微笑,定定地看著眼前的大男孩:「那些人又不在我的生活圈裡,我也沒有接觸他們的慾望。」

「要是她們出現並試圖傷害你?」

利威爾愣住了。

「以前歌迷間發生過的事件,阿爾敏怕我難過都瞞著我不說……這次不行了才一次地跟我說。」說著,艾倫吸了吸鼻子:「除了這些還有帶威脅的言論,我很害怕。」

所以是因為這樣才衝來。

「如果你擔心的是肢體暴力,相信我,我有足夠的經驗能夠應付。」利威爾只是聳肩,然後搖手:「我沒那麼嬌弱。」

只要不是拿槍的,利威爾其實都有把握能處理,不過,眼前的青年似乎還不知道這點。

也不是刻意隱瞞,只是這種事講出來好像也不太對。

他覺得棘手的可能反而是……如果影像已經流出去,他的身份曝光也是早晚的事。

「我比較擔心的反倒是媒體。」總愛添亂……

還有你這傢伙啊……

轉頭看向青年,利威爾忍不住墊起腳,搔了搔艾倫的頭髮,然後,抹了一下他的臉:「看,你哭到眼睛都腫了……」

「利威爾先生……」青年帶著委屈的聲音喊道。

一瞬間,茶壺嗶得一聲作響,利威爾連忙停止手中的摸頭動作,轉身把爐火轉熄了。

用廚房用的手套把水拎起倒進了一旁本來就備好的茶壺裡,在心中默默計時著,然後倒出茶來。

「給!」把裝著熱紅茶的馬克杯塞給了站在一邊的青年,利威爾歪著頭看著茶壺,想著似乎哪裡看過說泡過的紅茶包可以消腫。

好像還是有點燙,利威爾小心翼翼地戳著從茶壺裡撈出來的茶包,想了想又從櫃子裡拿了條小毛巾。

「我們去坐著吧!」

兩人靠著坐在一起,艾倫慢慢地捧著馬克杯一口口慢慢的喝著。

等到艾倫的杯子裡面茶水消失了一半,利威爾發現對方的臉色終於紅潤了一點。

利威爾於是揮手示意青年再靠近一點,年少者很順從地茶杯擺到一邊去,然後靠了過去。

硬是要大男孩把頭躺在他的大腿上,利威爾小心地為他敷上了毛巾跟仍帶有些許熱度茶包:「閉著眼,不要動。」

許久,乖乖地被敷眼的艾倫突然低喃:「我可以忍受……被扔煙蒂、彈煙灰、被潑酒……」

「艾倫?」利威爾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原本放在身邊的拳頭握緊了:「誰對你這樣做過?」

「很久之前的事了……」

「出道前,我在酒吧打工,客人點歌我就得唱,有時候剛好是我不會唱的歌,或是……」

「會有些喝醉的人故意找碴……這是常態。」

艾倫的嘴唇抿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但是這種事的對象不可以是您。」

聽著,利威爾覺得胸口有點緊,然後,忍不住又搔了青年已經很亂的頭髮。

「……」也許他倆都是傻瓜,都無法忍受對方受傷,而且會因為這樣而憤怒。

……

 他倆保持這樣姿態,靜謐地,只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直到一聲簡訊的通知聲,從艾倫的褲子口袋裡傳出來。

利威爾連忙幫艾倫把敷眼的茶包拿起來。

青年立刻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然後看了一眼螢幕,然後說:「利威爾先生。」

「嗯?」把毛巾放到一旁的矮桌上,利威爾低頭看向青年。

「馬臉……啊,是我的經紀人傳訊息說我得給一個公開聲明,明天中午之前。」

外頭大概不論怎樣一定是一團亂,不過看他心情還沒恢復,利威爾建議道:

「不急,你先睡一覺,醒來再擬也還來得及。」

「好。」青年沒有反對,坐起了身子。

……利威爾握緊了艾倫的手,把人牽到了他的床邊,然後,把青年哄上了床,蓋好了被子。

艾倫聽話地閉起眼,利威爾發現對方的眼睫毛好長啊……

利威爾暗想,等他睡著後再去整理其他的事。

只是,顯然沒打算馬上睡,艾倫突然說道:「利威爾先生,我決定一件事了。」

「嗯?」

艾倫轉頭看向他的眼神反而顯得堅定,深深地回望著:

「我不當偶像了。」因為不值得。

聞言,利威爾圓睜著眼,愣愣地看著躺在自己身旁的褐髮青年。




緊急狀況!-聊天室 紀錄

06: 17: 19 PDT May 03, 201X

SmartHange(MOD) :昨晚死矮子有打過來問我事

SmartHange(MOD) :後來我才知道

SmartHange(MOD) :艾倫小弟弟似乎因為擔心死矮子

SmartHange(MOD) :一在推特上看到曝光消息就搭飛機飛來還直接衝死矮子他家

SmartHange(MOD) :聽說連件行李都沒帶

SmartHange(MOD) :現在他住在死矮子他家

SSilverLoveK:哇喔...趁機登堂入室耶!

SSilverLoveK:大進展!

R_I_Tiger3:哈!所有人就你最沒資格這時候說話

SSilverLoveK:*嘟嘴*

SSilverLoveK:哈,明明你也……某個『朋友』~♥︎

R_I_Tiger3:閉嘴!

PP_Flower:可惡這些人怎麼可以這樣污辱兵長!!!

PP_Flower:不能忍啊!!!!!!!!!

SmartHange(MOD) :紅蓮的粉絲好可怕

R_I_Tiger3:就說過她們很瘋狂

SSilverLoveK:啊,我推特的新小號被檢舉到關了!

SSilverLoveK:可惡,再開!

R_I_Tiger3:…...你不會正在搞我在想的事吧?

SSilverLoveK:保衛利威爾的名聲

SSilverLoveK:不是基本的團規嗎?

SSilverLoveK:咦?等等,為什麼她們竟然知道我從哪來的

R_I_Tiger3:被查IP了吧

R_I_Tiger3:拜託你網路幹架前先學會用跳板吧!*翻白眼*

SmartHange(MOD) :等等!!

SmartHange(MOD) :我這邊也被檢舉到關了

SmartHange(MOD) :好可怕啊這群人

R_I_Tiger3:沒救了你們!

R_I_Tiger3:我也加入,算我一個!

SmartHange(MOD) :喔喔!太好了!

SmartHange(MOD) :對了佩佩,你們體育館……

PP_Flower:現在是休訓,不用擔心傷及無辜

PP_Flower:真的來騷擾,我一個人就可以把她們全部打飛!

SmartHange(MOD) :那就好

SSilverLoveK:Oh No!

SSilverLoveK:Китти!

R_I_Tiger3:哈啊?!

SSilverLoveK:Поросенок問我在做什麼……

SSilverLoveK:救我!

R_I_Tiger3:老子在忙著開帳號,自己解決!

SSilverLoveK:拜託你打個電話給他轉移注意力

SSilverLoveK:他會亂想—

SSilverLoveK:Я еще н akjojkq

PP_Flower:人還在嗎?

PP_Flower:……

PP_Flower:韓吉,他ID變灰了

SmartHange(MOD) :囧rz

R_I_Tiger3:十成十是被豬叼走了

SmartHange(MOD) :嘖!竟然在急需要人的時候發生這種事

SmartHange(MOD) :戰況 支援-1

PP_Flower:需要援兵!@LeviMyGod  @I_AM_COOL @TATA_Kick

R_I_Tiger3:@SexiestManAlive 死到哪了?!快來!

SmartHange(MOD) :@Leo  小朋友醒來沒?

SmartHange(MOD) :打架了!!!!

Leo:醒了!!

Leo:需要抓我這邊的朋友嗎?

SmartHange(MOD) :當然! 越多越好!

SmartHange(MOD) :不在這聊天室的也無所謂

SmartHange(MOD) :我們需要人力!

Leo:Roger that! *敬禮*

R_I_Tiger3:喔喔!Go go go!

PP_Flower:他媽的還睡嗎?!給我起來!!!@LeviMyGod  @I_AM_COOL @TATA_Kick



TBC?


Post: 

結果他們烙了一堆人在推特上跟一群瘋狂歌迷打了一整天的筆戰。

如果看到No Name不是錯覺,雖然類型我不太確定,利威爾你會很受歡迎的不要以為不會wwww

蕾絲內褲是椰子的主意,想到Rasu太太家的就……啊嘶~很不要臉地寫進去了。

把艾倫送到利威爾床上了,但……蓋棉被純睡覺。(被眾人毆飛)

下回,Something Even Bigger!

评论(1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