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阿里。
Fuck you civilization and try to live a life my ass

Pixiv:1801028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配對:艾利 

現代AU 靈魂伴侶/交換 OOC警告通常運作

正文向下


+


網際網路上,仍是一團混亂。

在推特上出現利威爾 阿克曼這個名字之後,Google的搜索針對『利威爾 阿克曼』計數立刻衝上百萬次。過不到半天,搜尋列的第一個建議選項出現了『利威爾 阿克曼 靈魂伴侶』。

WikiPedia也出現針對『利威爾 阿克曼』及『艾倫 耶格爾』的頁面出現了『你覆寫我』、『我覆寫你』的編輯戰爭——特別是有關靈魂伴侶的部分。

有些人甚至在討論頁面裡戰了起來:

「目前尚未有正式公告,也尚未確認艾倫 耶格爾就是他的靈魂伴侶,請不要馬上就編輯。」

「為什麼不能編?難道你是迷妹還不想承認偶像找到靈魂伴侶了?」

「OO新聞已經有報導了。」

「這OO新聞已經沒有可信度了,報導裡面都是臆測。另外請不要質疑其他編輯的立場!」

這場編輯戰爭很快就升級至毫無建樹的口水戰等級。

直到WikiPedia的資深編輯們決議採取緊急應變措施,把頁面倒退到這場戰爭開始前的複本紀錄,並暫時鎖定編輯後才勉強暫時撲滅這場莫名冒出的火花。


隨後當日於東岸的中午時分,艾倫 耶格爾透過了經紀人讓 基爾希斯坦發表了公開聲明。

『我很幸運,在二十一歲生日當天,靈魂交換便發生在我身上,並因此遇見了我的靈魂伴侶 利威爾 阿克曼先生。我知道外界因為Puppert on Your String這首單曲的描繪而因此對利威爾先生有所誤解,他絕對不是無心無情的人。我們關係的初始的確曾經觸礁,肇因是我的不成熟應對,責任是在我身上的。有些歌迷以族裔或年齡蔑稱惡意中傷利威爾先生,讓我感到十分震驚且憤怒,因為利威爾先生實際上是個各方面都很美好的人。』

『我十分喜歡他,在越來越了解他之後更是如此。甚至,我最近才得知他即使成就輝煌仍然謙虛應對,這使我更加敬重他,他的待人處事是我應該要模仿學習的目標。我非常期待未來跟他相伴的每一天,希望大家都能祝福我們的同時也能尊重我們的隱私。謝謝各位!

                                                                                    艾倫 耶格爾』


這份聲明發表不到一分鐘,Wikipedia裡面「艾倫 耶格爾」以及「利威爾 阿克曼」頁面中靈魂伴侶的部分都填上了彼此的名字並且做了頁面連結。

三分鐘之後,所有wiki有對應的語言版本都已經編輯完畢,之後所有針對那部分的搗蛋也都馬上被覆蓋回去。

Wikipedia的快手編輯們通常運作中。


許多利用報紙照片掃描做的對比組圖(竟然有人去刻意找圖書館報紙微縮片、有些則是從報紙的數位資料庫抓出來),在Tumblr上瘋傳。

『也許利威爾 阿克曼是不老不死的吸血鬼?!他這十五年來外貌沒有太大變化!』

『真的很難不嫉妒亞洲人保存期超長的外表呢!』

『利威爾 阿克曼真的是得天獨厚呢!SK-II應該找他代言!』

還有一組是把艾倫跟利威爾歷年照片放在一起,配著一句評語:『他們真的差15歲?!開我玩笑嗎?』

『他倆的外貌看起來沒差很多耶!真的有年齡差距嗎?有人有證明嗎?』

『誠實地說,他們還滿相配的……就以外表而言。』

『酷酷臉前奧運金牌選手跟甜心國際偶像歌手,這艘船我默默地上了!*配圖是Dido的<<White Flag>> I will go down with this ship!*』

『#娃娃臉靈魂伴侶』這個Meme則是默默地隨著CP粉的聲音越來越大而在Tumblr風行了起來。


當然之後有人挖出利威爾在役時的比賽影片的時候,又出現一波新的Gif跟各種地球爆炸、飛出宇宙的改圖,堪稱新一代Chunk Norris。CP粉們則使用新的素材愉快地製造了新的Meme,跟著標籤『#不要惹我的寶貝!』、『#新一代理想伴侶!』。


不用很久,在越來越多CP粉的努力之下,Google的搜索引擎針對『利威爾』之後的第一個建議選項開始出現了『艾倫』,反之亦然。


至於推特上面的迷妹戰爭,由於得不得偶像的支持,所以類似「怎麼可以是那個___(插入各種「亞洲男」、「中年人」、「醜矮子」及其他)」的怒火慢慢地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無止境的哀嚎她們的不甘願跟心碎:「我家男神怎麼就這麼嫁(娶?)了!」

好像,還有一小部分人酸了那群瘋狂迷妹一把,其中一則「妳大概得贏個一面奧運金牌才有機會跟阿克曼先生搶人,喔喔喔,我忘記妳連報名參加的資格都沒有」的轉推之下聚集了最多罵聲。

(發推者被查了IP Address,結果來源是非洲的塞席爾共和國,顯然是個跳板,接下來就查不下去了。)


當然,有些迷妹可能因此粉轉黑的,艾倫 耶格爾本人毫不在意。

SNS山頂洞人利威爾更是對這些網路上的大混亂毫無所覺。



時間倒回幾個小時前,當艾倫把聲明的稿子用電子郵件傳給讓處理後,他一蹦一跳地跳進了廚房發現利威爾正把鍋子裡面的吐司跟蛋鏟到盤子上。

他一邊漾開微笑,一邊像隻大狗討好主人一樣湊上前去:「利威爾先生,我的稿子寫好了你要看嗎?」

看到湊來的人是他,利威爾立刻舉起手示意他別直接衝過來,因為他鍋子還燙著:「……不用,那是你的工作需要。」

「可是我有寫到您……」

「好,我等公布後再看就好。」把鍋子放回爐上,年長者的臉頰似乎又有點泛紅。

『真信任我耶!』

不由得在內心喊著好可愛!艾倫左右看了一下,想說要幫忙什麼,但是,當他對櫥櫃伸出手。


忽然,利威爾突然眉頭皺了起來,瞇起了眼睛瞪著青年:「你剛剛似乎沒洗手…… 」

剛剛……是指……今天早上?

好像是……的確是沒有……

艾倫瞪大了雙眼,整個人僵住了,因為他看到利威爾的臉瞬間垮了下來,然後下一秒,年長者的雙手就動作了。

他像老鷹狩獵獵物一樣撲了過來,還來不及驚訝利威爾的力氣很大,艾倫就已經被整個抓起來被扛進廁所,全身上下迅速地被剝得一乾二靜…… 天知道,他試圖想要留住自己的內褲,但顯然徒勞無功。

他被扔在淋浴間裡,利威爾的臉色超級鐵青命令道:「給我洗乾淨!」

利威爾說完,就拎起了他被剝下的衣物往外走了。

……不妙!好像是觸到逆麟啦!

他應該靈魂交換時早就感知到的,這個家異常的窗明几淨……利威爾是很愛乾淨的人,甚至可能是到潔癖的程度。

想到這點,艾倫差點想要為自己的遲鈍撞牆。

沒辦法了,他只好認命地拿起蓮蓬頭跟肥皂,把自己從頭到腳刷了一遍,手指頭間的縫隙跟腳指頭都沒放過。

自己在用熱水沖掉肥皂泡沫的時候,低頭看著那些白白的泡沫聚集在下水孔旁,他突然意識到一件嚴重的事情……他沒有任何換洗衣物。

他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已經被利威爾先生給拿走,估計絕對是已經洗下去了吧!

沖掉身上所有泡沫後,他有點緊張地踏出了淋浴間。

環視了四周,他看了一眼廁所內的小櫥櫃,感謝老天那裡面有兩條毛巾。

沒得選了,他用其中一條弄乾自己的身體之後,用僅剩的一條毛巾圍住了自己的腰……看鏡中的自己,毛巾的邊緣只能勉強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真的難得那麼狼狽……但還好他有稍微練身材,不至於沒有自信。

為了鼓起勇氣,抓著門的把手,艾倫一邊對自己默念:「不要緊,都是男人,不用顧忌……」

他閉了閉眼,提起氣,把門打開,大步跨了出去。


他一眼就發現利威爾已經把床單枕頭罩整個換了一遍,他正坐在床的邊上,而自己的手機正在利威爾手上,正拿了一塊棉布拼命擦拭……床邊小桌上還有裝著酒精的玻璃瓶。

反應好劇烈啊!的確是潔癖,確認

「利威爾先生,對不起。」艾倫決定先開口道歉再說。

「啊!」利威爾抬起頭,發現是他時,本來似乎要說甚麼,卻發現艾倫身上膚色幾乎全部暴露,他的眼神呆愣地落在圍在他腰上的小毛巾。

「我沒有換洗的衣物。」青年在這樣的視線裡不安地縮了一下:「抱歉。」


「喔!」利威爾的臉突然又整個脹紅起來了,他把手機放到一邊去,然後站起身,有點僵硬地走到衣櫃裡,抽出一條比較大的浴巾,然後說道:「過來,幫你擦頭髮。」


像被主人叫喚的犬科動物一樣,艾倫立刻走上前去,還乖順地坐在床下方方便年長者把浴巾蓋在他的頭上。

一邊利索地擦著那還滴著水的深褐色髮絲,利威爾一邊喃喃地說道:「我的衣服你應該都穿不下。」

真的好像在幫狗擦乾毛一樣啊,但利威爾手指壓在他頭皮上的力道很剛好,讓他很舒服。

啊,什麼都沒穿似乎有點寡廉鮮恥,如果對方喜歡的話,他真的不介意在家的範圍內當個徹底的暴露狂。只要是利威爾,他的意願跟配合度很高的。

艾倫瞇起眼,開口試探著:「您喜歡我身體的話,我裸著也就無所謂。」


聽到這句話,利威爾雙手擦頭髮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

彷彿心有靈犀,艾倫抬起頭,也許他還刻意地對年長者眨了眨眼睛。

在浴巾之間他發現利威爾的嘴微微地張起,那雙細細的雙眼變得無比深邃,臉之間的距離好像慢慢地正在縮減……年少者瞬間像是得到天諭一樣,他把頭偏了一個更容易接觸的角度,然後乖乖地閉上眼睛等待嘴唇接觸的一瞬間。

那是一個很清純的、只在嘴唇上輕觸的吻,卻帶著電流,帶著些許的酸意……心臟好像快要爆掉一樣狂跳著。

然而艾倫有點失望,因為這個吻只持續幾秒,利威爾就退開了。


「我他媽的真的變成搖籃搶劫者(Cradle Robber)了。」轉過頭,利威爾懊惱地捂著嘴呢喃著:「該死。」

即使罵髒話他還是覺得性感得要命……艾倫馬上感覺到自己有反應了,真不甘願,如果自己是唯一一個在原地繞著魚餌打轉就太可憐了。

所以,仍然蓋著浴巾的青年扯開了一個引誘人的微笑,他要讓對方也一起墮落:「利威爾先生,我不介意當你的漂亮小東西(Pretty Young Thing)。」

用像是炫耀自己年輕身體的姿態,艾倫緩緩地沿著那雙健美的腿跨上了利威爾的大腿。


利威爾發現自己無法移開視線,像是被那雙帶著金色的大眼深深地迷惑住了一樣,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有雙手捧著他的臉頰。

艾倫舔了舔嘴吧,低聲地問道:「我可以吻你嗎?」

嘴巴整個變乾了,年長者的嗓音變得有點沙啞:「這種事,你不用再問我。」


點擊看一台小小的協力車。



在利威爾的指示下,艾倫在衣櫃的底層找到了一件比較大件的運動長褲,就利威爾的說法是,那是某年某區域比賽的贊助廠商把隊服發錯了Size,最後也沒收回去,就被年長者收在衣櫃裡,此時意外地派上了用場。

對艾倫來說,雖然這件褲子應該是這衣櫃裡找到最大的,但是穿在他的腿上,過大的褲管仍然尷尬地掛在小腿中間,一件長褲活生生被穿成了七分褲。

這不禁讓利威爾隨口抱怨了一下:「臭小鬼長那麼高做什麼!」


後來,在把沾滿汗水跟其他的浴巾丟進洗衣袋裡,跟一堆已經擦過的衛生紙團扔到垃圾桶之後,艾倫爬回了床上,他把臉朝著利威爾的方向,乖乖側躺著。

似乎從床墊的動靜上知道對方已經回來,但利威爾沒有動,手臂擋著他的臉,嗓音比平常還要粗啞……好像還沈浸在餘韻裡面:

「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可以那麼篤定…… 」


艾倫笑得眼睛已經彎了起來:「我可是在機場看到您的靈魂在我身體裡那一刻,我就決定非您不可了。」

似乎有點驚訝,利威爾移開了手臂,瞪大了雙眼瞪向他:「為什麼?」

「利威爾先生……您記得您當初穿的那一身衣服嗎?」艾倫眨了眨眼,看著年長者的表情帶著疑惑,他帶著微笑解釋道:

「在一堆很昂貴的衣服裡面,利威爾先生偏偏選了一套最簡樸的……」

他當然記得那套!他在更衣間找了好久。

想到那次靈魂交換堪稱驚嚇的經驗,利威爾幾乎要翻白眼了:「明明你那堆衣服裡面只有那件能穿。」

啊!是在嫌棄自己身為偶像的穿衣品味啊!這是世代隔閡嗎?

艾倫覺得有點滑稽,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當他看向利威爾……眼神不自覺柔和了起來。

「其實,那套衣物對我意義重大。」艾倫的眼神四乎投注在很遠的地方,眼神裡寫著滿滿的懷念:「屬於『拖車公園』的記憶……我媽媽最後買給我的衣服,我捨不得穿,才一直收著。」

「……」意識到艾倫的話語所指……『最後』那個詞似乎是輕輕地帶過,但重量卻像是千斤一樣壓了下來。


他有猜測過,小鬼的過去……明明才成年沒多久,卻在某些地方意外老成。

隨口提到在酒吧打工的經驗,忍受酒醉客人的找碴,時間應該大部分都在深夜……那該不是未成年人的行動時間,但顯然小鬼需要這份收入。

一定是違法打工……

而住在『拖車公園』裡的小鬼需要賺錢……原因可以有很多種,每種都不好。

利威爾呼吸一滯,然後,忍不住用手臂抱住了青年,然後收緊了一些,讓那顆深褐色的頭貼在他的胸口許久。

年少者圈在他腰間的手臂也似乎更加用力了……

幾乎可以感覺到青年身上有著濃濃化不開的思念。

利威爾抿著嘴,在那堆亂翹的頭髮裡輕聲說:「她肯定是非常好的母親。」

聞言,艾倫像是突然復活一樣跳了起來,還抓著他的雙手,似乎真得很開心:「對,她是最好的。」


「不過……您會願意陪我去見她嗎?」似乎為了說服他,艾倫很盡力但最後仍變成咕噥:「不會是陰森森……她長眠的地方雖然是鄉下、但陽光充足……我想跟她鄭重介紹我的靈魂伴侶。」

「當然可以。」這是介紹家人,很重要。

利威爾坐起身,從床邊的桌上拿起手機:「我看一下可以的時間。」

艾倫忍不住跟過去,靠在利威爾的背上。

看著利威爾也沒有反抗,就自顧自操作著他的手機,本來似乎要直接點入行事曆,螢幕上方突然出現一個通知……眨眼一下,年長者就已經順手點了進去。

那似乎是簡訊APP的介面,從艾倫的角度似乎看到一句『邀請函已經寄出,記得攜伴參加喔♥︎ 』

艾倫眨眨眼,那個帶著心在句尾的語氣好像有點熟悉,但他沒有時間多想,因為他馬上發現利威爾的姿勢變得有點僵硬,表情也變得有點微妙,似乎有點躊躇的意味……於是他拍了拍利威爾的肩膀,還試圖微笑,希望能藉此鼓勵對方說些什麼。

轉過頭看到他期待的表情,年長者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吶吶地問:

「下個月有一場老朋友的婚禮我必須參加……因為對方是名人,規模有點大而且地點在國外,你會想要陪我去嗎?」

哇喔!利威爾先生把我當作伴了!

艾倫差點興奮地跳起來,他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當然要!」

他甚至更進一步把頭卡在了利威爾的肩膀上,漫天說著胡話:「哪裡都可以!北極南極都可以!外太空也行!」

「別儘說傻話。」利威爾不由得拍了一下年少者的額頭,然後對這異想天開搖頭:「只需要飛機,沒有要動用到NASA設備的地步。」

「但要出國嘛!乾脆就延長變成假期吧!」腦海中突然有個完美的提議,艾倫變得有點興奮:「利威爾先生,可以嗎?」

……仔細想一想,好像還不賴。

他很久沒有給自己放長假了。

利威爾點頭:「當然可以。」


最後,當他們兩個人回到廚房,他們一邊把已經冷掉的早餐擺盤放在餐桌上,準備當作午餐吃掉,一邊把利威爾的老筆電一同在桌上,然後兩人開始討論行程。

「機票要改日期……我找一下……」利威爾開始翻自己的電子郵件,在收件匣的第五頁,終於找到了機票的確認信函。

「哇!改機票的手續費這麼高?!啊!我乾脆加錢幫您升等吧!」艾倫也一起看著螢幕中的機票政策,不由得皺起眉頭。

「不坐頭等艙,商務艙也不行。」利威爾想也不想,馬上拒絕。

「可是!」那會舒服很多!

「不。」被過度服侍只會讓他頭皮發麻!

「其他日期的旅館我可以讓你負責找,你甚至可以自由安排你想去的景點,但機票艙等不變。」

靈魂交換時的那一次已經超過他能忍受了。

「利威爾先生……」艾倫不由得嘟起嘴。

「抱歉了!小鬼。」利威爾隨手拿起了吐司夾蛋,放在年少者的嘴前:「經濟艙Only。」

艾倫瞪了他一眼,然後,張嘴咬了一口。

雖然是冷掉的蛋,但,滑嫩的半熟蛋黃滑下喉嚨的時候還是可以感到簡單的美味。

而且,當利威爾似乎沒有介意自己口水,也順便咬了一口,安靜地咀嚼著。

年少者發現自己心情突然變得還不錯。

總之,利威爾先生開心比較重要。

吞下去後,艾倫同意了這樣的安排:「OK!」



Cradle Robber 本篇 END


Coda.


眨眨眼不太確定自己為什麼醒來,只覺得有一陣很熟悉但很煩的低頻噪音在耳邊,轉頭才發現自己的手機在旁邊的桌上不停地震動,為了不要驚擾到已經睡著的人,艾倫小心翼翼地爬下了床,走到房門外才把電話接起來:

「嘿,阿爾敏啊!你還沒睡?」

看了一眼時鐘然後在心中加了三小時……幾乎要整晚沒睡了。

「快遞是明天中午前會送到嗎?我會注意的。」艾倫不由得讚嘆他那兩位青梅竹馬的高效率:「幫我跟米卡莎說謝謝她整理。」

今年耶誕禮物絕對要送一份超大的給她。

對了,接下來他會跟著利威爾跑去國外一整個月,得通知他的好友,還有工作的事,艾倫決定全帶在一句裡結束:

「跟馬臉說跟唱片公司續約的事,先全部暫緩,我要放假,跟利威爾先生一起出國玩,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話筒中另一方的迅速回應讓他有點意外,青年不由得讚嘆自己好友的敏銳度:「對,我不想當偶像了。」

「馬臉會生氣?管他去死,叫他搞清楚他是的經紀人。」

那傢伙有時候沒把優先順序搞清楚,常常讓艾倫很火大。

「對,我是考慮找其他選擇,我知道瞞不過你。」

「不是我不感謝他們的提拔,而是,他們越管越多了……太多歌詞都被壓著不讓我唱,只因為不夠羅曼蒂克、太前衛、太驚世駭俗,還有什麼?……太憤世忌俗?」

「算了,不說了!」

反正他這四年多來,的確受夠了。

目前正在製作的會是紅蓮在這家公司發行的最後一張專輯,他會盡力去做,但,也是最後了。

這是艾倫對舊東家的分手禮。

青年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繼續下去。

「阿爾敏,還有件事我有點在意……」

轉頭看了一眼虛掩的房門,想到目前躺在床上昏睡的人,艾倫的表情變得很嚴肅:

「利威爾先生退役的真正原因,Wikipedia上寫的是第三次參加奧運前因傷退役……」

回想到兩人的親密,艾倫覺得自己的臉燙了起來,但是,他還是盡量不讓自己的聲音洩露這個。

只要告訴阿爾敏這個訊息就好,其他他不用透露:

「但……他身上沒有任何傷疤。」

聽著對方似乎也引起興趣的回覆,並保證一定可以找到什麼,艾倫的嘴角翹了起來:「我知道你最可靠了,謝了。」

掛斷後,艾倫把手機收回到褲子口袋裡,躡手躡腳地回到床上,然後把仍在睡眠的利威爾摟過來……

顯然他的動作很輕,並沒有把人吵醒,艾倫看著直接在他的懷中只是轉個身就繼續熟睡的人,彷彿看到那些金牌一個個掛在這副胸膛前……卻又那麼無所謂的態度。

已經得到運動選手的最高榮譽。

覺得胸口滿滿的暖意,青年忍不住細聲發誓道:「請一定等我。」

「我會努力追上您,成為真正配得上您的人。」

那他得朝音樂界的標竿前行了。


Coda. End




後記:

告解Time

我其實討厭靈魂伴侶這個梗,真的,因為這個設定很霸道,直接一生綁定耶!

(還好現實世界沒有靈魂伴侶這件事,還好我們不用是靈魂伴侶仍然可以互相擁抱安慰彼此。)

但是,我最後還是決定寫寫看,因為我想探索這個世界會是什麼樣子--極致的單偶概念成真了會是怎麼樣?

(也有個可能性,靈魂伴侶這個梗會風行,也代表現在大家對愛情的不安感?總要個什麼象徵或是跡象才能安心沈溺?)

(後來想一想,我即使做種種分析,試圖給所有東西有解釋。對於人生的種種困難跟問題,我仍然沒有答案,有時命運甚至沒有給你機會選擇。)

設定是1%的人口注定孤獨(但是現實應該遠遠大於1%),而另外99%就算靈魂交換了也不一定就得到幸福。

因為兩個人在一起過程會有很多考驗跟犯錯,艾倫跟利威爾都另外付出額外的努力才行。

艾倫也許將來會學到人生的殘酷,利威爾則要學著有時候就是得跳下深淵才能得到些什麼,我猜的,但因為是他們兩個所以應該沒問題的!

文學或小說(甚至是我這種不入流的)應是是面照著自我的鏡子,至於是拉岡的那一面嬰兒認為鏡中世界全部都是屬於自己的鏡射、還是像底層工人文學試圖忠實地反應社會裡的困境或無奈、或是幻想……自帶美圖秀秀濾鏡效果的鏡射。

讀者各自解讀,因為作品完成的一瞬間,『作者已死』。

我後來只剩下唯一一個想法,要是能給人一點點覺得活著真美好,能得到一點點勇氣,就算是不到一分鐘的效果也好,那這作品就完成任務了。

我承認這部Cross-Over是私心,但我也體認到寫同人小說本來就是一個極為自私/自我放縱得把角色借來放在自己的沙盒裡,所以我決定本篇先End在這裡。

確定會有一篇番外,寫艾利兩人受邀參加某人婚禮的部分,我可以放手寫下去。

補加一個設定:

阿爾敏有一定的駭客能力,自然也有一堆能力很強的『網友』們。

聊天室是他用自寫的APP幫艾倫駭進系統裡面還強制改ID命名規則(但艾倫其實以為他走的是正常程序。)

有看過的某處討論駭客的文章寫過,一般人能接觸到的網際網路,其實只是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上的一小角,真正重要的資訊都在海面下。

只有某些人有能力潛水下去撈取。

阿爾敏之前的威脅就是用他的駭客能力去挖利威爾的污泥,但是艾倫的驅逐腦已經把人肉=Cyberstalking,所以阿爾敏才有『艾倫不會認同這種行為』的認知。

艾倫隱約知道阿爾敏有些特殊管道(可能以為他的技能樹裡有偵探點數?),所以結尾會有委託追查利威爾退役的原因......這個尾巴如果允許我會想辦法用一起用番外收的。

艾利的飆車什麼我不確定寫不寫得出來,所以就看緣份了?

雖然我在這裡有讓他們騎個協力車(被打),但,法拉利……呃,我只能保證不管我寫不寫得出來,他們一定肯定會開各種車在各種大道上奔馳,因為他們兩個身體功能絕對正常又對彼此有吸引力。(笑)

因為,身體不舒服的狀況比我想像中嚴重,我會盡力。

Keep our fingers crossed!


评论(2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