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阿里。
Fuck you civilization and try to live a life my ass

Pixiv:1801028
Wattpad : eyhjiulei
Plurk: eyhjiulei
  1. MSG
  2. ASK
  3. 归档
  4. RSS

Cradle Robber 番外

配對:艾利 

現代AU 靈魂伴侶/交換 OOC警告通常運作


正文電梯向下



利威爾會答應讓艾倫掌握一切行程,考慮的是對方是年輕人,如果是由他這個年長者安排一切的話,就大約只能隨便去書店買幾本旅遊書,找些景點介紹,然後就乾巴巴地跑一遍……無止盡的廟宇、市場跟名產店?

有點擔心這樣會讓年輕的伴侶感到太無聊,折衷作法,就是乾脆就讓年輕人安排一切,他唯一自信的體力應該還跟得上。

利威爾真的並沒有想太多。

跟韓吉提起他們決定一起去旅行的決定時,笨蛋四眼的反應是驚嚇,也許對過去行為保守的自己來說,是出乎意料之外又太過大膽的舉動。

……利威爾承認自己以前是很喜歡待在自己的城市,沒必要不會離開家裡。這次不知道是哪根神經搭錯了線,但也許改變是好的方向,至少他很期待這次的旅行。

韓吉如同貓頭鷹般觀察的眼神好像看出什麼一樣,然後他挑挑眉,露出了意義不明的微笑,還用力地一巴掌打在他的肩膀上:

「玩得愉快啊!」


這樣啊!他就準備轉身離開。

利威爾真的想得太天真了。

實驗室的瘋子天才並沒有那麼簡單就放過自己,他突然從後面拉住了利威爾的手。

接著韓吉從實驗衣的口袋裡拿出一整條錫箔包裝的保險套跟一瓶還沒開封的潤滑油,硬是塞到他的手掌裡。

更糟的是他還低下身,在耳邊極為曖昧地輕聲說:「我的朋友,Stay Safe!」

利威爾整個人僵住了,韓吉接著朝他露出堪稱淫笑的表情,然後瀟灑地轉身揮手。


感覺到手掌中的物品重量,利威爾這時才意識到,原來兩人單獨出去旅行在別人眼裏看來有別種意義(深沈)。

他立刻漲紅著臉把東西塞進口袋裡,狠狠瞪著那王八蛋愉快地哼著歌,隨著破碎且走音的節奏左右搖晃的馬尾,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回到家之後,他躊躇了很久,要丟也不是,要收也不知道收到哪裡,最後他把東西偷偷地塞進了行李前袋裡面。

那讓他接下來三天幾乎完全不敢直視艾倫的眼睛。


還好,這幾天,艾倫則是不時都拿著手機在打字,還借了他的筆電在打信件逛網頁什麼的……也許在忙工作或者安排行程,還好年少的青年並沒有發現利威爾這小小的不對勁。

明明已經做過親密的事情,但他也許是因為太古板,沒辦法面對,也沒辦法說出口,真是太糟糕了!

直到上了飛機,他才勉強地能看進那雙帶著淡金色的眼瞳的同時避免做出出糗的行為(例如:嗆到口水、跌倒、打破杯子等)。

找到座位,再把隨身行李塞進頭頂的行李位置,艾倫馬上不分由說地,就把兩個人座位之間的手把拉起來。

一坐下來,青年的手掌立刻握住自己,十指交扣。

本來想要掙脫的,但他一見到那張漂亮的臉龐露出滿足的表情,利威爾就紅著臉別過頭去……太糟糕了,他沒辦法拒絕艾倫的要求。

這是一段有點長的旅途,他有一次迷糊地醒來後才發現自己整個人倚著艾倫睡著了,對方還把毯子蓋在自己身上,手還扶著他的肩膀不讓它滑下去。

突然掙脫好像會嚇到對方,而且……體溫的交換很舒服。他繼續裝睡到他的膀胱撐不住了,才急急忙忙去廁所。

結果一回到座位上,艾倫露出開心的表情,又把他的手給握住了。

旅程還算順利,亂流似乎沒有遇到幾次,或者,他根本也沒有閒暇意識到了……除了一直貼著的掌心傳過來的熱度。


當他跟著艾倫跟眾人排隊下了飛機,在轉盤旁等著領行李,過海關(看到官員的眼神,應該是認出艾倫了,但是他沒有多要求什麼,只是很禮貌地點頭,然後一句請享受您的旅程就遞會他們倆的護照,讓他們離開了)。


坐電車直接到達下榻的旅館,把行李放著之後,年輕人馬上就把他推離了小巧的旅館房間,兩個人一同又塞進了計程車的後座裡。

艾倫拿著自己的手機秀給了司機,跟著比手畫腳了一番,直到雙方都擺出OK的手勢。

隱隱覺得艾倫真的很厲害,似乎完全不怕生。

透過車窗,利威爾看著繁忙的街景。這不是他第一次飛過海洋來到這個海島國度,在選手時期因為幾次比賽來過幾次……人口密度極高的熱鬧城市,天際線都被摩天高樓遮蔽、上下班時間是車水馬龍的些許印像。

但,很快隨著車子駛進了比較沒有車的近郊,由喧鬧變成寧靜,太過明顯的景色變化讓利威爾不由得轉頭盯著艾倫,出聲問道:「艾倫,我們要去哪裡?」

「嘿嘿,保密。」

……好吧!利威爾抿嘴,只有等待。


直到車子在一棟看起來很普通的舊式平房前停下,艾倫把車錢遞給了司機,道了謝,就把利威爾拉下了車。

艾倫在那棟平房前探頭探腦,還拿出手機裡的圖片再三確認地址(他們都看不懂這個國家的文字,所以艾倫是根本用直接對照方式),直到年輕的青年確定後,便上前按了門鈴。

一會兒,一個中年婦女開了門,從門縫看見他們兩人,露出了有點驚訝的表情。

從簡單的打招呼中,很顯然對方只會一點簡單的英文,但她馬上領了兩人進門,又拿了拖鞋給他們換上。

然後穿過一條稍嫌狹窄的走道,她敲了最底邊的門,裡面傳出了男子的聲音。


門開了,一個小小的類似工作室的的地方,一個很大的桌子被擺在一旁,還有一個三面的鏡子立在角落。

窗外是個小小的庭園,地面上鋪滿了石頭,還有一個小水池,上面有個小小的竹筒,承接著水流,滿了就敲下,因此不時傳來竹子規律地敲著石頭的聲音。

一個有點年紀、頂著幾乎已經全部灰白頭髮、戴著厚重眼鏡的老男人從工作檯邊站了起身。


「這是?」利威爾眨了眨眼睛。

艾倫則是突然露出了爽朗的笑容,並且把利威爾推了上前,然後指著利威爾還對老先生點點頭。

突然利威爾發現自己好像進了兔子洞一樣,而老男人緩緩地走上前來,一臉嚴肅地審視著利威爾。

見狀,利威爾不由得站直身子,挺起了胸膛。

對方明顯聽不懂自己的語言,只是抿著嘴,頂了頂他的眼鏡,然後開始搬弄著他的手跟腳,還拿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拿在手中的布尺,在身上拼命比劃之後,一邊開始在板子上記錄書寫。

「艾倫,這是在做什麼?」他轉過頭看向艾倫,輕聲怕嚇到正在他身上比來比去的老先生。

「哎!」年輕人歪著頭露出了傻笑:「不是很明顯嗎?」

哪裡明顯了?


全身上下都比過之後,老先生像是滿意了,點點頭就繞回了工作桌坐下,完全沒理會他倆。

艾倫對老先生鞠躬致意後,就拉著利威爾離開了。


後來,艾倫馬上叫了車,又帶了他去果然只有年輕人才會去的遊樂園,雲霄飛車啦摩天輪都坐過了一遍,還戴著奇怪的動物耳朵吃冰淇淋玩自拍,鬼屋也去了一趟(雖然他一點也沒被嚇到,艾倫則是從頭到尾都抓著他的手臂),還一同坐在草地上看了夜晚關園前的煙火秀。


兩人是直到玩到天都黑了才回旅館休息。

後來,隔天開始還跑了一堆藝術展覽,參觀了玩具工廠、動畫博物館等,一個又一個緊湊的行程,利威爾就忘記繼續追問下去了。


直到五天後,他們又突然搭車來到了同一個地點,這時候,領著他們進去的中年女子倒是熟門熟路跟他們用簡單的英文打完招呼後,就領他們回到那個老先生的房間……

老先生看到是他們來了,馬上站起身,然後,走到了櫃子旁,慎重地拿出了一件一件似乎是許多布料跟上面還有許多畫線的外套跟褲子。

好像看過這種東西,跟那群堪稱花蝴蝶的選手出去閒晃時有看過……是『西裝訂製』的毛胚!


利威爾的腦海裡突然被雷打到,驚恐地轉過身瞪著身邊的青年:「艾倫!」

「已經做了。」年輕人的笑容帶著些許局促不安:「利威爾先生,請試試看吧!」

利威爾的腳步頓了頓,不知道該不該上前。


「拜託了一些關係,對方同意把現有的工作排開還連夜趕工做給您的喔!」發現年長者的躊躇,艾倫小聲地在他耳後試圖說服他:「不然平常光排隊等待的時間可能要好幾個月以上,製作時間也要月餘。」


老先生用雙手捧著毛胚,抿著嘴一言不發地盯著他瞧。

利威爾看得出來,那是屬於專業人士極為專注的眼神(他在運動場上看過類似的眼神,那通常都來自非常值得敬佩的對手)。

必須尊重對方用過去所有時間追求而得的技藝。

深呼吸一口氣,利威爾只得慎重地接過了那件衣服,轉而站在工作室的三面連身鏡前,小心翼翼地換上了那件上面還有很多畫線的衣物。

效果很明顯,他的身體變得非常直挺,肩膀跟背部呈現漂亮的倒三角型, 外套的腰線很合身地貼著他的線條,外套的長度也剛好落在屁股中間以上……是極為適合他的身高的版型。

不像他的舊西裝,那套韓吉總說他看起來像小朋友硬穿大人的衣服。


鏡中他可以輕易地看到艾倫那雙淡金色的雙眼閃著亮光:「哇啊!好帥啊!超棒的!」

突然間,艾倫開始用身體語言跟老先生溝通了起來,拼命地對著鏡中的自己比劃著。

比到不知道哪裡,老先生竟然開始狂點頭,然後年輕人又比了一個角度……老先生思考了一下,然後口袋中拿出一塊標記布料用的灰塊,開始在毛胚上標記。

不知道他們倆越比越熱絡,這兩個人明明語言不通,利威爾看著他倆順利地不用語言就可以一來一往,實在是驚嚇。

到最後,那個師傅看向艾倫的眼裡的也發出了莫名的光芒,似乎像是找到知己一樣。

……這簡直太微妙了。


要不是靈魂交換的對象很確定是自己,不然還會以為眼前的老先生才是艾倫的靈魂伴侶。

利威爾不由得感到一點點怪怪的感覺堵在胸口。


最後,這兩個人終於達成了一種微妙的雙方協議,艾倫一邊幫他脫下了毛胚,一邊對老先生很期待地叨唸道:「好期待最後的成品啊!」

本來一臉嚴肅的老先生竟然微笑了,還比了大拇指,然後拍拍胸口彷彿說一切交給我。


利威爾盯著鏡中的年輕人開心的笑容,發現對方似乎比自己還開心。


訂製西服……bespoke等級的服務,而且是為了自己這種身材選擇的裁縫師。

他知道他是被艾倫 耶格爾給拐進來了!

他早就知道這種西裝服務的存在,他平時總覺得那是跟自己無關的奢侈品,完全不曾考慮過。

即使他的那群花蝴蝶似的好友常常在他耳邊嘮叨,總想要說服自己嘗試看看,但畢竟雙方競賽項目不同,他不覺得衣裝是必須條件。


現在,他莫名被拽著進來了。

他感到有點被冒犯到,他也知道艾倫似乎是策畫很久……是好意,但是……

利威爾不由得感到糾結。


在回旅館的途中,艾倫似乎是注意到利威爾的異常沈默,於是靠近了他身邊並開口解釋道:「利威爾先生自己說那位舊友是名人的,即使是補辦的婚禮,還是會很盛大,我問過韓吉了,那是會有國際媒體採訪的場合。」

「我又不是什麼重要的客人……」利威爾的雙手捏著拳頭,緊抿嘴顯然在生悶氣:「我那件舊西裝就可以應付了。」


「利威爾先生,我不同意,很多人絕對也不同意。」聽到這樣的回答,艾倫不由得豎起眉頭:「利威爾先生絕對是最重要的,你值得最棒的。」

年長者硬是不回答,撇過頭看向窗外。

過了許久,艾倫咬著牙,投降了:「對不起,是我自作主張了。」

但利威爾仍然沒有回頭看他。


計程車在旅館前面停下,這時,利威爾身後傳來他年輕的靈魂伴侶聲音,嗓音裡面帶著一些委屈:「……我要做什麼您才會消氣?」

「你自己想。」

幾乎是難得任性了起來,利威爾扔下了這句話之後就逕行下了車子。

沒有理會年輕人慌慌忙忙的追上,年長者直接回到旅館房間,也沒有回握那隻試圖握住自己的手。



TBC

Post:

悲報!看來要分上(中*氣音*)下了~~我哭!為什麼短篇都會被我寫成中篇,中篇都會被我寫成長篇,長篇會被我寫成超長篇,然後還可能變成坑?!!(死)

评论(20)
热度(55)
  1. 沁绾岚戈南里。二時四十二 转载了此文字